something real

〈三月二十一〉

一片花落下的時間
山的那一頭起了霧
你說是否就像倫敦
旦倫敦的霧已消散
於是我們便透過窗戶眺望那一片城市


我的短篇小說「白草莓」在師大青年報「Nero專欄」刊出,接下來每周我會固定在「Nero專欄」上連載作品。

我希望開設這年輕的「Nero專欄」,為台灣的創作環境帶來一陣新的風,喜歡我的作品的讀者們,請來專欄看看。


〈台北少年謀殺〉

比沙漠還要沙漠的地方,城市。
我們便如風,尋求雪透明慰留。
裝在瓶裡的雪從遠方寄到,
沙粒綿綿,永遠分明,髮絲垂墮。
妳並非永恆,也永恆沒有意義,
旦使得我……


《倫敦》的摘錄、我的極短篇系列〈風花雪月〉中的篇章「」最近將在中時副刊上刊出!


倫敦恐攻時,恰好人在遠離倫敦的片場。回倫敦火車上才從火車廣播得知恐攻,我並不感到絲毫慶幸,也未曾顫抖或切齒。

「恐怖攻擊」的目的,便是以暴力傳播恐懼,使社會人人自危,將心中的恐懼訴諸嚴刑峻法、為求表面的社會安寧假像而犧牲自由、人權,從而達到以恐懼統治人民的目的。

這次恐攻被害者的父親:「我的兒子在這次襲擊中被殺害,我不希望他的死,被用作執行更嚴厲的刑罰或非必要拘留人的藉口」

堅定自由,才是真正的勇氣。台灣人共勉之。


10.26

今天走在沒有顏色的街上,從一棵遮天大樹下經過。

一陣風起,穿過殘缺枝葉半遮的天空而來,
響起私喃細語...窸窣、以及脆裂的聲音,
這才想起殘缺是一件完美的事
以及遠方的你

一片什麼也沒有的平原
唯一的慰藉
與疑問


〈征人與桃〉在自由時報副刊刊登了!

這篇短篇見報以後,有讀者在IG問: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我去了紐約留學、沒多久轉學至波士頓,後來又轉學至英國、走遍歐洲、日本、去到北非、在義大利被警察逮捕、在東京遭遇黑幫……這一切,都是為了尋覓那桃花源的答案。

在安道爾之後我走遍了海角盡頭,並且將天涯的模樣與真實的浪跡,寫成了一本《旅記》。

寫給想去遠方的少年少女、寫給去過那裡的青年、寫給背包客、寫給留學生,寫給徬徨的天涯人與嚮往淪落的人,寫給因為虛構而擾亂真實的人,寫給無鄉的自己,也寫給即使失去桃花源,還願意冒險的你。

希望這本書能在今年出版,與你見面。在這謊言變作真實、真實幻化成謊言的世界裡,坦然地向你說說我在這世上的事。


〈知道嗎?一座海的藍〉在自由副刊刊登了,這篇是選自我的長篇小說《倫敦》的文章,小說全文敬請期待全書出版!

欲知更多消息及出版資訊,歡迎追蹤我的粉專IG


我的首部長篇小說《倫敦》的內文摘錄〈知道嗎?一座海的藍,不是同一種藍〉將在8/27號自由時報副刊刊登!


我的攝影作品集

《a Photo》


我的極短小說系列《風花雪月》中的〈雪〉今天在自由時報副刊刊出了:


我的極短篇〈雪〉下周一將在自由時報文學副刊刊出!


 

/23000000

  • 0
  • 6
  • 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