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

By

Nero Huang

 

Nero 黃恭敏

London

+44 7873 418 734

info@nerohuang.com

 

1. 外景 西門町玩偶店 夜
△走在夏夜的西門町繁華街道,韓蘭四處張望,彷若尋找什麼。
△經過一間玩偶店時,他的腳步慢了下來。
△玩偶店的架上排滿了玩偶,店外擺了幾竹簍的零售玩具。暖黃的燈光照進店外黑夜,映在昏暗街道上。
△不遠處的行道樹下,坐著一名正在抽菸的白人女子。那是艾林娜。
△艾林娜的坐姿看起來像是在等候某人。她和他四目相交。
△艾林娜對韓蘭報以一笑,韓蘭卻剛好轉頭而沒注意到。
△韓蘭在玩偶店前停下腳步,艾林娜站起身來接近韓蘭。

艾林娜:Hello.
(哈囉。)

△韓蘭驚訝的轉頭。

韓蘭:Hi?
(嗨?)
艾林娜:You speak English? Great.
(你會說英文?太好了。)
韓蘭:I do.
(嗯。)
艾林娜:You are cute.
(你蠻可愛的。)

△艾林娜隨手拿起一隻玩偶把玩。

韓蘭:Thank you.
(謝了。)
艾林娜:Your name?
(你叫什麼名字?)
韓蘭:Lan.
(蘭。)

△艾林娜放下玩偶。

艾林娜:This way.
(走吧。)
韓蘭:Where?
(要去哪?)
艾林娜:Let’s take a walk?
(要不要先逛一逛?)
韓蘭:啊?

△韓蘭猶豫了一下。

韓蘭:Sure, why not?
(好吧。)

2. 外景 西門町街頭 夜
△韓蘭和艾林娜離開玩偶店,肩並肩漫無目的走在燈火通明卻又偶有陰暗處的街道間。

韓蘭:So where are you from?
(妳是哪裡來的?)
艾林娜:Poland.
(波蘭。)
韓蘭:And why are you here?
(那妳怎麼會在這?)
艾林娜:And what do you think?
(你覺得呢?)
韓蘭:Tourism?
(觀光嗎?)
艾林娜:Haha, yeah, I wish. I used to travel a lot, when I was a kid, but had never been to Asia.
(哈哈,我也希望是這樣。小時候倒是常跟父母到處玩,就是沒來過亞洲。)
韓蘭:Me too.
(我也是。)
艾林娜:Where have you been?
(你去了哪?)
韓蘭:Many. Mostly in Europe, and some places like Japan and the US.
(很多地方。大多在歐洲,還有像是日本和美國。)
艾林娜:That’s quite a lot. What’s your favourite?
(那還真的很多耶。最喜歡哪裡?)

△韓蘭停頓了一下。

韓蘭:I guess any place with a view of the sea.
(大概是能看到海的地方吧。)
艾林娜:I like the beach as well.
(我也喜歡沙灘。)

△兩人之間沉默了幾秒。
△韓蘭注視著某家商店的霓虹燈招牌。

艾林娜:Why?
(為什麼?)
韓蘭:Why?
(什麼?)

△艾林娜想了一下。

艾林娜:Why do you like the beach?
(你為什麼喜歡沙灘?)
韓蘭:You’d really like to know?
(妳真的想知道?)
艾林娜:You don’t know how happy I am running into another English speaker, after being quiet for 3 months.
(在整整安靜三個月之後遇到另一個會說英文的人,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
韓蘭:You’ve been here for 3 months?
(妳已經來三個月了?)
艾林娜:Yes, and no one speaks English here. How can you speak English so well?
(對,而且這裡沒人會說英文。你英文怎麼說的這麼好?)
韓蘭:I was studying in the States.
(我之前在美國留學。)
艾林娜:Did you graduate?
(你畢業了?)
韓蘭:No.
(沒畢業。)
艾林娜:Why not?
(為什麼沒畢業?)
韓蘭:I didn’t see the point of going to school – not anymore.
(那時候我不再覺得讀書有用了。)
艾林娜:What were you studying?
(你主修什麼?)
韓蘭:Music.
(音樂。)

△韓蘭跟隨著艾林娜轉進了一條小巷子。

3. 外景 西門町小巷 夜

艾林娜:What happened to your eyes?
(你的眼睛怎麼了?)

△韓蘭猶豫了。

韓蘭:You meant my hairstyle.
(你是在說我的髮型吧。)
艾林娜:Well, if it’s personal I won’t ask. Just so you know it might be a little unfomcortable.
(我只是想告訴你等下可能會不舒服而已,如果是個人隱私的話那就算了。)
韓蘭:Uncomfortable?
(不舒服?)
艾林娜:You’d keep the light on or off?
(你開燈,還是關燈?)
韓蘭:What?
(什麼?)
艾林娜:Never mind. We are almost there.
(沒事,就快到了。)

△兩人穿越小巷子,來到了一條較大的街上。

4. 外景 公寓外 夜
△韓蘭隨著艾林娜在一間公寓大樓的大門外停下腳步。

艾林娜:This way.
(就是這間。)
韓蘭:Where are we going?
(我們要去哪?)
艾林娜:My place.
(我家。)

△艾林娜以鑰匙感應打開公寓大門。韓蘭驚訝之餘,抬頭望了公寓頂樓一眼。

5. 內景 公寓大廳 夜
△這是一間外觀看起來還可以的公寓大廈,住戶多為大學生。
△和一名大學生擦肩而過,兩人來到電梯前。艾林娜按了電梯,韓蘭似乎猶豫不決。
△電梯的門開了,韓蘭跟在艾林娜身後進了電梯。

6. 內景 公寓電梯 夜
△艾林娜按下四樓的按鈕,電梯開始緩緩上升。

艾林娜:You know, you have to pay first.
(你也知道,你得先付錢。)

△韓蘭恍然大悟。他注視著艾林娜,思考了好一會。
△艾林娜不解的回望著他。

韓蘭:Sure.(哦對。)

△韓蘭慢慢掏出錢包。

艾林娜:一萬ㄎㄨㄞ。

△韓蘭發現自己的錢包裡只帶了八千塊。

韓蘭:Eight thousand first, the rest later?
(先付八千,兩千完事後付?)
艾林娜:I can take that… You don’t trust me?
(好吧。你不相信我嗎?)
韓蘭:The thing is, I didn’t withdraw enough. If you will let me go downstairs and find an ATM —
(其實是我錢領不夠,如果這附近有ATM我可以下樓去領──)
艾林娜:It’s ok. Special discount for you.
(沒關係,給你特別折扣。)
韓蘭:I’m fine.
(不用了。)
艾林娜:You have no idea how relieved I am to be able to speak to someone. I know some Chinese, such as ‘你好’, ‘謝謝’, ‘你幾歲’ – how old are you?
(你不知道能和人說話我有多開心。我是會說一點中文,像是你好、謝謝、你幾歲之類的──你幾歲?)

△電梯的門開了,艾林娜當先走出電梯。
△電梯裡的韓蘭猶豫了。

7. 內景 公寓四樓 夜
△韓蘭站在電梯裡不動,一直等到電梯門就要關起時才伸出手擋住電梯門。
△艾林娜轉身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艾林娜:(從電梯外探頭)Hey, are you ok?
(你還好嗎?)
韓蘭:Yes, I’m just tired.
(我還好,只是累了。)

△韓蘭走出電梯。

8. 內景 艾林娜家門外 夜
△長廊上滿是小間雅房,艾林娜的家是盡頭的那一間。
△兩人在艾林娜家門前停下。雅房的門並沒有如外門裝設感應器,艾林娜拿出鑰匙轉開門鎖。

韓蘭:So, how long have you been doing this?
(妳做這一行多久了?)
艾林娜:Since I got here. Like 3 months. Sorry I am not a virigin.
(從我來這之後開始。大概有三個月了。不好意思我不是清純少女了。)
韓蘭:(笑了一下)I guess not.
(我也覺得不是。)

△艾林娜打開了門。

艾林娜:All my clients wanted to know how old I am and the size of my bra, except you want to know how long I have been doing this.
(我的客人都想知道我幾歲、罩杯多大,只有你想知道我做這行多久了。)
韓蘭:I guess I am the strange one.
(我大概比較奇怪吧。)

9. 內景 艾林娜的套房 夜
△艾林娜開燈。
△這是一間帶有浴室的套房。套房裡有一張雙人床和擺放電視機的櫃子,這兩樣東西就佔據了大部份的空間。地板是白色的,有一扇小小的窗戶位在電視機上。

艾林娜:You want to take a shower?
(你想先洗個澡?)
韓蘭:I wouldn’t mind taking a shower.
(我可以洗澡。)
艾林娜:Help yourself.
(請自便。)

△韓蘭打開浴室的門。浴室的燈沒開。他找到牆上的電燈開關,開燈後進了浴室。
△艾林娜在床上坐下,打開了電視。
△電視上正播放著艾林娜看不懂的中文新聞節目。新聞報導一名父親因為失業而勒死自己的兩個女兒後自殺。
△浴室裡頭傳來水聲,和套房裡的電視聲混在一起。
△艾林娜切換到播放鋼琴音樂的頻道。
△艾林娜從床上站起身來,開始脫衣服。當她脫到只剩下內衣褲時,她對著放在電視上的小鏡子照了照自己,然後拿起唇膏對著鏡子畫了一下。

10 外景 公寓外 夜
△兩人完事後夜已深了。韓蘭一個人站在街邊,一輛機車從他面前騎過。
△韓蘭舉手招了一輛計程車,打開車門後上車。

11 外景 計程車上 夜
△韓蘭看著車窗外的城市燈光,和車窗上自己臉的倒影。
△不知何時下起雨的淋在車窗上,照在韓蘭臉上的燈光變得斑駁。

12 內景 韓蘭家臥室 夜
△韓蘭的家擺設精緻豪華,他的臥室比艾林娜的整間套房大了兩倍不止。
△韓蘭一個人坐在自己床上,看著窗外的夜。他站起身來到窗前,右手摸著窗戶,接著摸了瀏海下的右眼。
△很快就要黎明了,韓蘭把窗戶拉開,遮住右眼,用左眼看著窗外的雨墜落到地面上。

13 外景 清水斷崖 夜
△韓蘭站在清水斷崖的一處懸崖上。
△韓蘭閉起眼往下跳。
△斷崖上夜空裡佈滿星星。
△半空中,韓蘭的瀏海被風吹開了。他睜開眼,瀏海下眼睛是完好的。

14 內景 韓蘭家臥室 夜
△韓蘭睜開眼。窗外依舊一片漆黑。
△他看了一眼黑暗中發亮的電子鐘,現在是晚上七點,他睡了十幾個小時。
△韓蘭疲倦的再次閉上眼睛。

15 內景 捷運西門站月台 夜
△捷運站裡有點擁擠,穿著迷你裙的艾林娜站在一群剛下班、臉色落寞的上班族裡,準備上捷運。
△不遠處一群穿著拖鞋和短褲的民眾也在等待捷運。

16 內景 捷運板南線車廂 夜
△艾林娜靠在車門旁,觀察起了車上乘客。
△台灣民眾對這名外國人投以好奇的目光,幾名青澀的青少年偷瞄了艾林娜露出的大腿幾眼。

17 內景 韓蘭家客廳 夜
△韓蘭的家位在忠孝敦化站附近一棟大廈的十樓。
△客廳有座可以眺望台北夜景的落地窗,落地窗外有一座美觀的玻璃陽台。落地窗旁的桌上有已開罐的啤酒。
△頭上戴著VR眼鏡的韓蘭癱坐在白色沙發上。他頭靠著椅背,動也不動。

18 內景 捷運忠孝敦化站出口 夜
△艾林娜刷了悠遊卡出站,然後在一張地圖前停了下來。
△因為地圖上標示英文的字體是直式的,她只得歪著頭看地圖。

19 外景 東區街頭 夜
△艾林娜站在敦化南路十字路口。她看了一眼街名,和手上手機對照地址,然後選了一條路前進。

20 外景 東區大廈大門 夜
△艾林娜來到一棟高樓大廈的大門外,按了門鈴後靜靜等待一會兒。
△一名身穿襯衫的年輕學生替艾林娜開門,並且和她握手。

21 內景 年輕學生家客廳 夜
△艾林娜和年輕學生在豪華明亮的客廳裡相對而視。艾林娜站在靠近大門的地方,年輕學生則坐在沙發上。

艾林娜:是你叫的嗎?
年輕學生:啊,妳聽的懂中文嗎?
艾林娜:我是會說一點中文。

△年輕學生點了點頭,然後有點猶豫的站起身來靠近艾林娜。

艾林娜:錢。

△年輕學生僵住,然後轉身走進房間裡。
△艾林娜環視了客廳一圈,然後在沙發上坐下來。
△年輕學生從裡頭出來,把手上的鈔票遞給艾林娜。

艾林娜:要現在開始,要洗澡?
年輕學生:啊……我已經洗過了,妳要洗嗎?
艾林娜:你幾歲?
年輕學生:我?(停頓了一下) Eighteen。
艾林娜:十六歲?

△年輕學生不敢回答。

艾林娜:Well, I don’t mind, as long as your parents won’t be back early.
(嗯,我沒差,只要你父母不提前回家。)

△年輕學生搖頭,表示聽不懂。

艾林娜:你爸爸媽媽……回家?
年輕學生(驚訝貌):妳要找我父母?我父母出差了。
艾林娜:粗猜?
年輕學生:They— Going— Out.
艾林娜:Good. You want to do it here, or in the bedroom?
(很好。你想在這辦事,還是要進房間?)

△年輕學生搖搖頭。

艾林娜:床在哪?

△年輕學生又僵住了。
△艾林娜笑著站起身,慢慢接近年輕學生。

22 內景 韓蘭家客廳 夜
△韓蘭把VR眼鏡拿了下來,並閉起雙眼。
△過了好一陣子後他張開左眼。
△韓蘭轉頭望向落地窗上的夜。落地窗旁有架電子琴。
△韓蘭把電子琴從琴架上抱起,回到沙發上、把電子琴放在腿上、並開始彈奏昨夜在艾林娜家洗澡時聽到的從電視裡傳出的鋼琴音樂。
△彈著彈著,他再次閉起雙眼。

23 內景 年輕學生臥室 夜
△年輕學生在床上睡著了。只穿著內衣的艾林娜從學生床上起身,穿上了衣服並離開房間。

24 內景 年輕學生家浴室 夜
△艾林娜打開浴室的門,因為浴室的豪華而感到驚訝,她倒吸了一口氣,然後一腳跨進浴缸裡。

25 內景 韓蘭家客廳 夜
△韓蘭停止彈奏。
△他拿起桌上的手機,遲疑了一下,然後往陽台走去。

26 外景 韓蘭家陽台 夜
△韓蘭從堆積滿地沒洗的衣褲裡找出昨晚穿的褲子,並且在口袋裡摸出一張紙條,紙條上面有著某人的電話號碼。
△韓蘭靠在陽台上俯瞰城市,播了電話給艾林娜。

韓蘭:Can I see you tomorrow?
(我明天可以見妳嗎?)
艾林娜(從電話裡傳來的聲音):Can you call again in a bit? I am in my bath. I will call you later.
(你可以等會再打嗎?我在洗澡,晚點回撥給你。)
韓蘭:Alright.
(好吧。)

△韓蘭正要掛斷電話。

艾林娜(從電話裡傳來的聲音):And you are – Ah, it’s you, isn’t it?
(對了,你是哪位──啊,是你?)
韓蘭:It’s me.
(是我。)
艾林娜:Ok, you can see me tomorrow. Same time same place? You know the person I just saw –
(OK,我明天可以見你,同時間同地點?你知道我剛剛遇見怎樣的人嗎──)

27 內景 艾林娜的套房 夜
△房間裡燈光昏暗,唯一的光源是窗戶透進來的城市燈光。
△完事後的韓蘭和艾林娜躺在床上裸體聊天。

韓蘭:You really did it with that student?
(你真的跟那學生做了?)
艾林娜:Yeah, but that was nothing, compared to the old man I had last month.
(嗯,不過那跟我上個月遇見的一個老頭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

△韓蘭沉默了一下。

韓蘭:What was he like?
(老頭是怎麼一回事?)
艾林娜:He was a cripple.
(他是個殘障。)
韓蘭:A cripple?
(殘障?)
艾林娜:He was on a wheelchair, couldn’t even walk. His Indonesian carer called me.
(他坐輪椅,不能走路。他的印尼看護叫我去的。)
韓蘭:How did you….
(那妳怎麼……)
艾林娜:Yeah, well, I didn’t do anything strange. Just did it with my hand.
(我沒做什麼奇怪的事,只是用手幫他而已。)
韓蘭:And his carer was there?
(他的看護也在那看?)
艾林娜:No. He seemed to be some sort of successful athlete when he was young. Retired when he was 30 or something. His family doesn’t give a shit about him, except for his money, obviously.
(沒有。那老頭年輕時似乎是個成功的運動員,在三十歲時退休。他的家人不管他的死活,只想要他的錢。)
韓蘭:Maybe he should’ve just asked the carer to do it for him, instead of hiring an expensive girl?
(為什麼不乾脆叫他的看護幫他處理就好了?還要找高級應召女郎?)
艾林娜:The Olympic game he took gold was held in Germany.
(他贏的那場奧運是在德國舉行的。)

△韓蘭在黑暗中笑了。

韓蘭:So he wanted a white girl, to find back his youth… you were his dream girl.
(所以他想找一個白人女孩,來找回自己的青春……妳是他的夢中情人呢。)
艾林娜:how could you know?
(你怎麼知道?)
韓蘭:Well, sometimes I can read people’s minds.
(有時候我可以讀人的心。)
艾林娜:How?
(怎麼讀?)
韓蘭:By looking at their faces. People’s appearances change with their minds. I read a person’s mind by looking at their eyes.
(看著他們的臉。人類的外表會隨著內心改變,我可以在注視著一個人的雙眼時,得知他的心。)
艾林娜:Yeah, but you never know.
(但是你不能確定吧。)
韓蘭:I dislike ugly faces, because I dislike ugly minds.
(我不喜歡醜陋的人,因為我不喜歡醜陋的心。)
艾林娜:Is my mind ugly?
(那我的心是醜陋的嗎?)
韓蘭:Your mind— is cute, bad, definitely not ugly. I am a bad person too, so being bad is a compliment.
(妳的心……很可愛、有點邪惡,但是絕對不醜。我也是個邪惡的人,所以我說妳邪惡是讚美的意思。)
艾林娜:I guess so. Of course you can’t be too good or people will take advantage of you.
(我也這麼覺得。當然也不能對別人太好,不然人家就會佔你便宜。)
韓蘭:I won’t take advantage of you.
(我不會佔你便宜。)
艾林娜:Thanks.
(謝謝。)
韓蘭:You would take advantage of me?
(妳會佔我便宜嗎?)
艾林娜:You never know.
(這我就不知道了。)

△兩人沉默了。

韓蘭:Can I use your bathroom?
(我可以借用妳的廁所嗎?)
艾林娜:Don’t pee on the floor.
(不要尿在地上。)

△韓蘭站起身來,打開了浴室的電燈和門,走進浴室並在身後關上浴室的門。

28 內景 艾林娜套房浴室 夜
△浴室明亮的黃色燈光使得韓蘭一下子睜不開左眼。正當韓蘭準備要上廁所,他看見擺在地上的一雙拖鞋。
△韓蘭穿上拖鞋,把馬桶坐墊掀起並且開始撒尿。
△沖水之後,韓蘭抽了幾張衛生紙並且在水龍頭下沾濕,然後擦拭了馬桶上乾掉的、不知道是誰留下的尿漬。

29 內景 艾林娜的套房 夜
△韓蘭打開浴室門從浴室裡走出。浴室裡透出的明亮燈光照在橫臥在床上的艾林娜半裸的身上。
△韓蘭愣住了。

艾林娜:What? Turn it off. It hurts my eyes.
(幹嘛?把電燈關掉,我睜不開眼了。)

△韓蘭把浴室的燈關上,艾林娜的套房又陷入了黑暗。
△韓蘭坐在床邊。

韓蘭:Nice slippers.
(拖鞋不錯。)
艾林娜:Brought them from home.
(從家裡帶來的。)
韓蘭:Why?
(為什麼帶來?)
艾林娜:Don’t know why, there were some spaces left in my bag and those slippers were easy to squish in.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行李有空間我就帶了,那些拖鞋很好塞。)

△艾林娜停頓了一下。

艾林娜:There were some really beautiful sea back home, you might like them… I lived in a small coastal village, Jastrzębia Góra. It’s very close to a tiny peninsula named Hel. The peninsula is really narrow at some point that you see water on the both side.
(在我家鄉有一些蠻美的海,你大概會喜歡……我住在一個沿海的村莊,叫作Jastrzębia Góra,那裡很靠近一個叫作Hel的半島。那半島很窄,有時候你可以在半島東西兩側同時看見海。)
韓蘭:Baltic Sea?
(波羅的海?)
艾林娜:Yes. Kinda blue, kinda white— but it’s not blue, it’s not white, it’s cyan.(對。顏色有點藍,有點白,但是卻不是藍色,也不是白色,而是下雨的天空的顏色。)
韓蘭:I’d like to go there someday.
(有機會我也想去看看。)
艾林娜:I saw your eye, not on purpose.
(我剛剛不小心看見了你的右眼。)

△沉默。

艾林娜:What do you think of my face?
(你覺得我長的怎樣?)

△韓蘭思考了一會兒。

韓蘭:When I saw you on that street, I thought you were very beautiful, and then I felt sad.
(我第一次見到妳時,覺得妳很美,然後感到悲傷。)
艾林娜:Because of my job?
(因為我的工作性質嗎?)
韓蘭:I didn’t know— I wasn’t sure then. Your beauty could brought men joys, and sadness.
(我那時候還不知道妳是──我那時還不確定。妳的美能帶給人愉悅,但也有悲傷。)
艾林娜:You are the first man who told me this.
(你是第一個對我這樣說的人。)
韓蘭:I guess the others only see the joys.
(或許是因為別的人只看到愉悅吧。)
艾林娜:So you want to be sad?
(這麼說,你想要悲傷?)
韓蘭:I want something else.
(我想要別的東西。)
艾林娜:Death.
(死。)
韓蘭:What?
(什麼?)
艾林娜:You are thinking about dying. I thought about that as well… now it’s my turn to use the bathroom. Can you hand me my bra?
(你想死吧?我也想死過……該我去洗澡了。幫我找一下我的胸罩行嗎?)

△韓蘭在地上摸索著艾林娜的胸罩。
△艾林娜從床上起身,從韓蘭手上接過胸罩並且穿上。
△艾林娜打開浴室的電燈和門。

韓蘭:I should get going too.
(我也該走了。)

△浴室的門打開了一半,裡頭的光線照了出來。艾林娜一腳已經跨進浴室,聽到韓蘭的話後停下了腳步。
△艾林娜轉頭看向韓蘭,無言注視了一會。

艾林娜:What would be your last words?
(你死前的遺言會是什麼?)
韓蘭:I love you?
(我愛妳?)
艾林娜:Not very original.
(真沒創意。)
韓蘭:Yeah.
(是啊。)

△艾林娜把上半身探進浴室裡拿了髮圈,然後在浴室門口對著韓蘭綁起了頭髮。

艾林娜:You want to be buried? Or cremate?
(你想要土葬?還是火化掉?)
韓蘭:Just throw me into the sea.
(請把我的屍體直接丟進海裡吧。)
艾林娜:You want to be eaten by fish?
(難道你想餵魚嗎?)
韓蘭:Better than burying. I don’t want to be buried under some rocks and dusts, and my children and grandchildren would come visit me once a year or something.
(至少比埋葬好。我不想被埋在石頭和泥土下,只為了讓我的小孩和孫子每年來看我一次。)
艾林娜:I would be cremated, and my dust can go wherever. Which sea?
(我死後會被火化,然後骨灰灑哪都沒差。你想要什麼樣的海?)
韓蘭:What?
(什麼?)
艾林娜:Which sea do you want to be thrown into? Or doesn’t matter?
(你想被丟到哪座海?還是隨便?)
韓蘭:Blue sea.
(很藍的海。)
艾林娜:Might be difficult to find one.
(那應該蠻難找到的。)

△標題字幕:
Cyan
△淡入:
蒼色

30 內景 22號公車 日
△韓蘭手握把手,隨著公車行進上下起伏。
△在韓蘭身旁的是一群校外教學的小學生。韓蘭的目光停留在一名眼睛明亮的小女孩身上。

31 外景 象山山腳 日
△韓蘭在象山山腳下下了公車,望著校外教學團往象山的方向前進。

32 外景 象山步道前段 日
△韓蘭走在象山的步道上,專心致志地爬山。
△象山下的都市建築和山中的自然景觀不過咫尺之遙,此中有種矛盾美感。

33 外景 象山山腰 日
△韓蘭經過了幾名在刻有「象山」兩字的石碑拍照留念的遊客。

34 外景 象山步道中段 日
△陽光燦爛,韓蘭和三名遊客擦肩而過。
△來到一條叉路,韓蘭選擇了沒人走的清幽小徑。

35 外景 象山步道後段 日
△韓蘭轉彎,來到一條離山頂不遠的山道。韓蘭的左手邊有著台北的市容,但他並沒有多作留意。
△突然,韓蘭腳下發出碎裂的聲音,他踩到了什麼東西。
△他低頭,然後蹲下身來察看。原來是一隻蝸牛。蝸牛的殼已經碎裂,仍然在掙扎。

韓蘭:對不起。

△一滴雨滴在韓蘭臉上,象山下起毛毛雨。
△他站起身來,往和台北市容相反方向的山中望去。
△幾棵樹的樹枝遮住了天空的一半,雨在樹枝圍成的空間裡飄落,在明亮的陽光照耀下就像白色的雪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先前韓蘭遇到的校外教學團在山道後面出現了,慢慢朝他走來。
△韓蘭站在原地不動,使得校外教學團必須繞過他和碎裂的蝸牛才能往前。他一直在原地等到校外教學團走遠。

36 內景 艾林娜套房 日
△艾林娜從夢中醒來。外頭的陽光高射,已是下午。

37 外景 象山步道後段 日
△韓蘭注視了地上碎裂的蝸牛一會兒,然後轉頭下山。

38 內景 捷運板南線車廂 日
△韓蘭站在往西門町的捷運列車上。
△隧道裡,窗外一片漆黑,令人分不出日夜。

39 外景 西門町街頭 夜
△韓蘭走在夜晚西門町街頭。

40 外景 公寓外 夜
△韓蘭來到艾林娜家樓下,播了電話給艾林娜。

艾林娜:喂?

△聽到艾林娜的聲音,韓蘭抬起頭來望向昏暗的台北天空。

41 外景 西門町 夜
△空拍西門町夜景。
△燈火通明的街道華美耀目,光照不到的角落卻很黯淡,繁華和落寞同時存在於都市台北。

42 內景 公寓大廳 夜
△艾林娜出現在樓下迎接韓蘭,兩人一邊談話一邊進了公寓。

43 內景 艾林娜的套房 夜
△韓蘭在房間角落一張椅子上坐著。
△艾林娜一隻手撐著頭躺在床上,正用平板看足球比賽,一邊吃著便利商店的三明治。
△韓蘭向艾林娜傾身,想知道艾林娜在看什麼。

艾林娜:Shall we start?
(要開始了嗎?)
韓蘭:Oh no, let’s talk.
(先等會,聊聊天吧。)

△艾林娜拍了拍床,示意韓蘭坐到床上。

艾林娜:Which team do you support?
(你支持哪隊?)
韓蘭:I don’t really watch football games.
(我不太常看足球比賽。)

△艾林娜聳了聳肩,繼續看比賽。看到精采處時她抓住了韓蘭的手。

韓蘭:That’s my hand.
(那是我的手。)
艾林娜:What? You can touch me and I can’t touch you?
(什麼?你可以碰我,我不能碰你嗎?)
韓蘭:Yes you can.
(妳可以。)
艾林娜:I’m not gonna pay you for this.
(我可沒打算付你錢。)
韓蘭:I don’t mind.
(我沒差。)
艾林娜:Then you don’t have to pay me either.
(你也不需要付我錢。)
韓蘭:I will, don’t worry.
(我會付的。)
艾林娜:No, I am serious. I’ve got enough to live. I don’t wish to charge you.
(我是認真的,我現在賺的錢已經夠我生活了,也不差你。我不想收你錢。)

△韓蘭停頓了一下。

韓蘭:Alright.
(好吧。)
艾林娜:What did you want to talk about?
(你想聊什麼?)
韓蘭:I’m sorry?
(妳說什麼?)
艾林娜:You said you wanted to talk.
(你剛說你想聊聊天。)
韓蘭:Oh, it was nothing, I just don’t want to– well, we can talk about the football games.
(沒什麼,我只是不想──不然我們可以聊足球比賽。)
艾林娜:You said you don’t watch football games.
(你說你不看足球比賽。)
韓蘭:I guess not. We can talk about you.
(嗯,不然也可以聊聊妳自己。)

△艾林娜依舊注視著平板上的足球比賽,心思卻已不在比賽上了。

艾林娜:What do you want to know?
(你想知道什麼?)
韓蘭:Why are you doing this? Your job.
(妳是怎麼進入這一行的?)
艾林娜:At first, for living. And now it has become my job.
(一開始是為了錢,現在是因為這已經變成我的工作了。)
韓蘭:Don’t you want to go back? To Poland?
(妳不會想回波蘭嗎?)
艾林娜:I can’t.
(我回不去。)
韓蘭:Why?
(為什麼?)
艾林娜:I’ve overstayed my visa, and I would be sent to the prison for foreigners if I got caught. ‘外國人收容所’, that’s how they call it.
(我現在是非法滯留,如果被抓到就會被送去關外國人的監獄。「外國人收容所」,台灣人是這樣叫的。)
韓蘭:I didn’t know there is such a place.
(我還不知道有這個地方。)
艾林娜:I don’t mind not going back. I would be doing the same thing anyway. Everywhere is the same.
(回波蘭對我而言也沒什麼差,我還是會做同一行,不管在哪都一樣。)
韓蘭:People are the same.
(人類大概都一樣吧。)
艾林娜:I think they are different.
(我覺得他們不一樣。)
韓蘭:But they have one thing in common. People— they want to live, so they take from others, and they sometimes do horrible things just to live. They have all kind of needs, sleeping, eating, mating— and that’s why I am here, huh?
(有一件事是世界共通的,那就是只要是人都想活著,所以他們從其它人身上掠奪,人類為了活著做盡了一切的事、糟糕的事。他們有一堆事要做,睡覺、吃飯、交配……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才來,不是嗎?)
艾林娜:(笑)You are here to mate with me?
(你是來跟我交配的?)
韓蘭:(笑)Not exactly.
(不完全是吧。)
艾林娜:Then why are you here for?
(那你怎麼會在這?)
韓蘭:What do you think?
(妳覺得呢?)

44 內景 艾林娜的套房 夜
△完事後,裸體的兩人躺在床上聊天。

艾林娜:Why did you want to die? Because of your eye?
(你為什麼想死?因為你的眼睛嗎?)
韓蘭:Yes.
(對。)
艾林娜:You can still see, and you look good without it.
(你還是看的見啊,而且你少了一隻眼睛也蠻帥的。)
韓蘭:It’s not that.
(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艾林娜:Then why?
(那為什麼?)
韓蘭:Because I am crazy.
(因為我是個神經病吧。)

△韓蘭停頓了一下。

韓蘭:Hey, you like the city?
(嘿,妳喜歡台北嗎?)
艾林娜:Haven’t seen much of it.
(我沒什麼時間逛。)
韓蘭:Let’s go somewhere this weekend.
(這周末我們去玩吧。)
艾林娜:Am I doing horrible things for living, in your opinion?
(你覺得,為了活下去,我是不是做了很糟糕的事?)
韓蘭:No, I’ve seen far worse.(停頓)Maybe just a little.
(不會阿,我看過更糟的人。(停頓)可能有一點糟糕吧。)

45 外景 便利商店外 夜
△一台黃色計程車停在便利商店外。韓蘭下車,然後走進便利商店。

46 內景 便利商店 夜
△韓蘭來到冰箱前,拿了啤酒。
△韓蘭走向櫃檯。站在櫃檯的是一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男店員。

店員:一共是兩百二十四元。

△韓蘭從口袋掏出鈔票──

店員:有帶證件嗎?

△韓蘭有點猶豫的從皮夾裡拿出身份證遞給店員。證件上韓蘭的雙眼完好,瀏海也沒有遮住右眼。

店員:長的跟你有點不像。
韓蘭:兩年前拍的。
店員:當兵了嗎?
韓蘭:還沒。

△韓蘭把鈔票遞給店員,店員接過鈔票,打開收銀機開始找零。

店員:我上個月剛當完,被逼理平頭,我以前頭髮還比你長勒。那時候很怕當兵,拼命申請上了替代役,還是要進成功嶺被人操兩個月。
韓蘭:替代役?做什麼?
店員:在老人之家照顧老人,我原本想當社工。當完兵之後,發現果然還是現實比較重要。自己都吃不飽了,沒辦法去管別人。

△店員把裝了啤酒的塑膠袋遞給韓蘭。

韓蘭:怎麼不留回長髮?
店員:現在要工作,沒那個自由了。(停頓)真羨幕你。
韓蘭:你喝酒嗎?
店員:不喝。

△韓蘭從塑膠袋裡拿出一罐啤酒

韓蘭:這罐請你,試試吧。

47 外景 計程車上 夜
△計程車行駛於夜晚街道上。
△韓蘭望向窗外。

48 內景 韓蘭家客廳 夜
△韓蘭進了家門,打開燈。他的手上拿著一罐已經開瓶的啤酒。
△他坐到沙發上,拿起擱在沙發上的VR眼鏡並且戴上。

49 內景 艾林娜的套房 夜
△房間裡電燈沒開,艾林娜坐在床上看著在黑暗中發光的電視。新聞報導周末有個輕度颱風即將從太平洋登陸台灣。

50 內景 韓蘭家陽台 夜
△半夜下起的毛毛雨淋在堆積在陽台沒洗的衣物上。

51 內景 韓蘭家陽台 日
△天亮了,雨停了,沒洗的衣物濕漉漉的躺在地板上。

52 內景 韓蘭家客廳 日
△韓蘭從沙發上醒來,頭上依舊戴著VR眼鏡。
△他把VR眼鏡拿下來,然後望向陽台。

53 內景 韓蘭家陽台 日
△韓蘭把白色上衣脫下並且丟到一堆衣服裡。

54 內景 韓蘭家臥室 日
△韓蘭打開衣櫃,發現衣櫃裡空無一物,已沒有乾淨衣服可穿。

55 外景 韓蘭家陽台 日
△韓蘭蹲在沒洗的衣物前,試著從濕掉且皺成一團的衣服堆裡找出一件乾的衣服來穿。

56 內景 韓蘭家客廳 日
△微波爐上的時鐘時間顯示為1:34PM。

57 外景 韓蘭家陽台 日
△穿著原本那件白色上衣的韓蘭站在陽台上俯瞰台北市容。

58 內景 服飾店 日
△韓蘭試著從服飾店架上許多款式類似的襯衫中挑選衣服。
△他選了一件白襯衫,一件藍襯衫。

59 內景 服飾店櫃檯 日
△韓蘭穿著藍襯衫,手上拿著白襯衫來到櫃檯。

韓蘭:不好意思,我要結這兩件。
櫃檯小姐:咦,這邊只有一件。
韓蘭:還有身上這件。直接幫我剪標籤,謝謝。

60 外景 服飾店外 夜
△當韓蘭從服飾店出來時已是傍晚的天色了。

61 外景 忠孝東路 夜
△走在回家路上,韓蘭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手機上的通話紀錄裡只留有一個無名人士,韓蘭播了電話給無名人士。
△電話的嘟嘟聲響起,韓蘭在一棵行道樹前停下腳步。
△他靠在樹上,望著眼前街道上車輛行駛而過。
△沒人接,電話進入語音信箱。
△韓蘭掛掉語音信箱,又重播了一次。
△依舊進入語音信箱。

韓蘭:(對著語音信箱留言)Hey, it’s me. Remember tomorrow we are going to do some sightseeing. See you in 淡水, alright?
(是我。明天要去觀光,不要忘了。約在淡水見,OK?)

△韓蘭把電話掛掉、轉頭望向不遠處的捷運站入口。

62 內景 捷運板南線車廂 夜
△韓蘭坐在捷運上,他身旁站了一名身穿西裝的長髮女子。
△女子一手握把手、另一手握著手機。她低頭看著,突然對手機螢幕發笑,然後放開把手,用兩隻手飛快的傳簡訊。
△韓蘭看著玻璃上長髮女子的影子。
△捷運廣播(旁白):台北101/世貿,(台語)台北101/世貿,(客家話)台北101/世貿,(英語)台北101/世貿,左側開門。

63 內景 台北101餐廳酒吧 夜
△韓蘭坐在台北101某間餐廳酒吧裡靠窗的位置看菜單。
△一名三十左右、身材微胖的女服務生來到韓蘭桌旁。

服務生:您好,請問您準備好點餐了嗎?
韓蘭:我要這個琴酒調酒。(指著菜單)然後我要這個。
服務生:好,請問需要加點套餐嗎?加三百元就會附上無限暢飲和沙拉。
韓蘭:不用了。
服務生:好,那請問調酒要餐後上還是……
韓蘭:先上吧。
服務生:好,請您稍等哦。

△服務生收走菜單並離開。
△韓蘭看向窗外台北,但他並不是在看市容。他的視線停留在窗上如此之久,以至於都模糊了。
△韓蘭的視線再次清晰起來時,服務生端著調酒來到了桌旁。

服務生:這裡幫您上調酒哦。

△服務生把調酒送上。

服務生:餐點還請您稍等哦。

△韓蘭點點頭,服務生離開。
△韓蘭拿起調酒喝了一口,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他站起身來,追上剛剛的服務生。

韓蘭:不好意思,我要結帳。
服務生:請問怎麼了嗎?
韓蘭:我有急事要先走,抱歉。我到櫃檯結帳吧?

△韓蘭越過呆在原地的服務生往櫃檯走去,服務生趕緊追上。

64 內景 東區酒吧 夜
△韓蘭坐在東區某間酒吧吧檯處,他舉手招呼女侍者。
△女侍者,二十一歲,台北女孩,留有染的金色捲髮。

韓蘭:請給我一杯乾馬丁尼。
女侍者:不好意思,我們這裡沒有乾馬丁尼。
韓蘭:沒有材料嗎?
女侍者:哎,我不會調。
韓蘭:我教妳吧?
女侍者:真的嗎?你會調嗎?

△女侍者拿出錯誤的高腳杯擺在桌上,準備調酒。

韓蘭:有琴酒嗎?
女侍者:有。

△女侍者A從架上拿下琴酒瓶。

韓蘭:六份琴酒,一份苦艾酒。
女侍者:苦艾酒是什麼?
韓蘭:是一種酒。叫作Vermouth。

△女侍者轉頭在架上尋找。

女侍者:不好意思,我們好像沒有。
韓蘭:(笑)OK,你們有琴湯尼嗎?
女侍者:有。
韓蘭:那給我一杯琴湯尼吧。
女侍者:好哦。

△女侍者調了琴湯尼,然後遞給了韓蘭。

女侍者:一共是兩百五十元。

△韓蘭從錢包裡拿出錢遞給了女侍者,女侍者打開了收銀機結帳。

韓蘭:妳是台北人?
女侍者:基隆人,但我一直住在台北。
韓蘭:距離野柳很近吧。
女侍者:還蠻近的,怎麼了?
韓蘭:學生嗎?
女侍者:嗯。
韓蘭:工讀生?
女侍者:我是做全職的,白天上課,晚上工作。
韓蘭:讀什麼系?
女侍者:我讀五專,明年想考大學。
韓蘭:考試聽說很難是嗎?
女侍者:是啊,我已經開始在準備了,等我一下……

△韓蘭注視著女侍者到另一邊招待一位剛進門的客人,然後把視線移回酒杯裡的冰塊和薄荷葉。
△過了一會兒,女侍者又回到韓蘭附近。

韓蘭:妳成年了吧?
女侍者:(笑)當然了,我二十一了。我已經在這做三年了,希望不會有第四年。
韓蘭:大學想讀什麼?
女侍者:經濟吧,我也不知道。
韓蘭:想做生意?
女侍者:我想坐在辦公室裡,有自己的辦公桌。早上九點上班,下午五點下班的工作。
韓蘭:那不錯呀。
女侍者:你的眼睛有問題嗎?
韓蘭:我的眼睛……瞎了。
女侍者:真的?怎麼弄的?
韓蘭:我在野柳不小心跌倒撞到石頭。
女侍者:你認真的?
韓蘭:開玩笑的。
女侍者:那你這樣可以考駕照嗎?
韓蘭:不行吧,我也沒想考過。
女侍者:為什麼?
韓蘭:只要是拍證件照,政府都會要我把眼睛露出來。
女侍者:那有什麼關係?
韓蘭:(毫無情感的)沒關係吧。
女侍者:找工作挺難的吧。
韓蘭:我不用工作。
女侍者:這麼好,有領殘障手冊跟政府補助嗎?聽說重度殘障看病不用錢,搭捷運也不用錢!
韓蘭:我領不了。
女侍者:單眼瞎不行嗎?我爸爸憂鬱症都可以領輕度……

△女侍者還沒說完韓蘭便起身離開了酒吧。

65 外景 東區酒吧外 夜
△韓蘭站在酒吧外小巷子裡,抬頭望著天空。

66 外景 天空 夜
△韓蘭的視角,鏡頭右半三分之一為黑暗且無景深(模擬單眼視效果)。
△在韓蘭的視線裡,天空只剩下一半。
△突然間,一半的天空也漸漸模糊了,從眼角開始模糊,直到全部模糊。
△天空中下起小雨。

67 內景 捷運淡水線車廂 日
△韓蘭的視角。
△因為下雨,車窗外的景一片白茫茫的。
△窗外的街景隨著列車行進不停流逝。
△韓蘭視角結束。

68 內景 捷運淡水站二號出口 日
△出口附近,艾林娜站在滴著雨的屋簷下等待。

69 內景 捷運淡水線車廂 日
△穿著白色襯衫的韓蘭坐在靠窗的位置,望著窗外。
△列車經過紅樹林,淡水河河面被雨滴擾亂。車窗上的雨珠順著玻璃往下流。

70 內景 捷運淡水站二號出口 日
△雨變大了,捷運站裡人潮眾多。艾林娜觀察著捷運站裡躲雨的乘客。
△韓蘭從電扶梯下來,遠遠就看見了屋簷下的艾林娜。
△韓蘭朝艾林娜走去。

韓蘭:Hi.
(嗨。)
艾林娜:(若有所思貌)This city – is blue.
(這座城……是蒼色的呢。)
韓蘭:What?
(什麼?)
艾林娜:It’s really coming down isn’t it?
(雨還真大,不是嗎?)
韓蘭:This kind of rain will stop soon.
(這種雨很快就會停了。)
艾林娜:Really? You know, there’s no such rain in Poland.
(真的嗎?在波蘭沒有這麼大的雨。)
韓蘭:They call this 午後雷陣雨, which means the thunder rains in the afternoon. It will only last for a short time.
(台灣人把這叫做午後雷陣雨,也就是中午之後下的雷雨,一下子就停了。)
艾林娜:There’s gonna be thunders?
(會打雷嗎?)

△韓蘭開口正要回答,他的臉上突然一陣閃光。不遠處雷聲響起,兩人面面相覷,然後笑了。

艾林娜:You are scared?
(你怕打雷?)
韓蘭:Of course not, are you?
(怎麼會怕,你怕嗎?)
艾林娜:No.(停頓)Maybe just a little.
(不會。(停頓)可能有一點怕吧。)

△艾林娜停頓了一下。

艾林娜:Can you survive if you were hit?
(如果人被閃電劈中了,還能活嗎?)
韓蘭:I wonder. I lost my eye because I was hit by the lightning once.
(我不知道,不過我會瞎就是因為有一天被閃電劈中。)
艾林娜:That’s a joke, right?
(假的吧?)

△艾林娜往韓蘭望去,韓蘭正微笑著。

艾林娜:Very funny.(停頓)I heard that if the lightning only reached your brain, you would be alright, but if it was your heart you wouldn’t be able to survive.
(不好笑。(停頓)我聽說如果電流流到被閃電劈中的人的腦袋,那個人還可以存活,但是如果流到了心臟,那人就會死了。)
韓蘭:Hear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brain. I can’t live without my heart.
(心比腦袋更重要,沒有心我就活不了了。)

△這時天空又有另一道閃電閃現。

韓蘭:One, two, three –
(一,二,三──)

△頓時雷聲響起。

韓蘭:See.
(準吧。)
艾林娜:Don’t you think it’s weird that the sound comes later?
(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一直想知道為什麼先打雷然後才有雷聲。)
韓蘭:It’s because the sound can’t catch the thought. Like when we talk, we don’t necessary speak our minds.
(因為聲音追不上心思。就像我們說話時,說出口的不見得是真心話吧。)
艾林娜:You are talking like a philosophical old man.
(你講話的方式像是一個愛講人生哲理的老頭。)
韓蘭:And you being very curious.
(因為妳很愛問我問題。)
艾林娜:I am curious.
(我就是愛問問題。)
韓蘭:And I am philosophical. It stopped.
(所以我就愛講人生哲理。雨停了。)

△雨剎那間變小了。

韓蘭:Let’s go catch some gold fish.
(走吧,我們去撈金魚。)
艾林娜:Gold fish? There are gold fish in the rain?
(撈金魚?下雨天會有金魚嗎?)
韓蘭:(笑)Yeah.
(沒錯。)

71 外景 淡水老街 日
△韓蘭和艾林娜走在雨後淡水老街上。
△街上遊客不多,所有路人都撐著傘,只有韓蘭跟艾林娜沒撐傘。

韓蘭:I remembered it was always crowded here.
(我記得這裡一直都很多人才對。)
艾林娜:They are hiding from the rain. Did you bring your umbrella?
(可能大家都怕被淋濕吧,要撐傘嗎?)
韓蘭:I didn’t bring it.
(我沒帶傘。)
艾林娜:Neither did I. There were only scattered rains in Europe so nobody cares. Oh, I forgot you came back from America. Does it rain like Taiwan?
(我也沒帶。在歐洲只會下小雨,所以我習慣不帶傘。哦,我都忘記你在美國待過,美國會下台灣這種大雨嗎?)
韓蘭:(看著前方)Yeah. You know, we should have some ‘iron eggs’.
(嗯,要不要試試看「鐵蛋」?)

72 外景 鐵蛋路邊攤 日
△兩人在路邊攤買了一包鐵蛋。

艾林娜:What is this? 租血糕?
(這是什麼?豬血糕?)
韓蘭:It’s bird eggs.
(這是用鳥蛋做的。)
艾林娜:No, thanks.
(我不用了,謝謝。)
韓蘭:Why not?
(為什麼不吃?)
艾林娜:Poor birds.
(鳥很可憐。)
韓蘭:What about the eggs you have for breakfasts?
(這麼說你每天早餐吃的雞蛋不也很可憐?)
艾林娜:There are no life in those eggs. They were not fertilized.
(那些雞蛋沒有生命,因為沒有受精。)
韓蘭:Alright.
(好吧。)

73 外景 撈金魚攤 日
△撈金魚攤子頗為冷清,地上擺了三池裝金魚的塑膠水池,一名小孩正專心的用紙做的網撈一座池中的金魚。
△韓蘭和艾林娜在另一座塑膠水池前坐下,他們中間隔了一個用來裝金魚的塑膠臉盆。

韓蘭:It’s easy. Catch them with your nets, and they are yours.
(很簡單,只要妳撈到金魚,就可以帶回家。 )

△艾林娜拿起她的第一支紙網,猛追一隻金魚,但紙網很快就破了。
△艾林娜拿起第二支紙網。這次她換追另一隻金魚,但依舊失敗,紙網又破了。

韓蘭:(微笑)Not like that. See, you have to wet the net first, so it won’t break at the first one.
(妳這樣不行,妳看,要先把網子稍微浸濕,網子才不會一下子就被第一隻金魚弄破了。)

△韓蘭把他的第一支紙網放入水中泡了一泡,然後輕巧的撈起了一隻金魚。
△艾林娜看的目瞪口呆。

艾林娜:How did you do that?
(你怎麼撈的?)
韓蘭:You have to stay on one target, when it gets tired you catch it.
(你先專心捞一隻金魚,等到它游累時抓住它。)

△韓蘭說著,又撈到了一隻金魚。

艾林娜:I thought you could only catch one?
(我還以為只能撈一隻?)
韓蘭:As much as you want, as long as you can catch them.
(只要妳撈的到,想撈幾隻都可以。)
艾林娜:How many can you catch?
(你撈的到幾隻?)
韓蘭:Perhaps, twenty?
(大約……二十隻吧。)
艾林娜:You are kidding me.
(我不相信。)
韓蘭:Your turn.
(現在換妳了。)

△艾林娜學著韓蘭把紙網在水池中泡了一泡,然後追著一隻金魚。那隻金魚跑了,艾林娜依舊緊追不捨。

韓蘭:You have to be gentle, not too rude–
(要溫柔一點,不能太用力──)

△金魚進網了。正當艾林娜要把金魚撈回盆子裡時,紙網破了。

艾林娜:Dammit!
(該死!)

△韓蘭拿起自己的網子,撈起了那隻金魚。

韓蘭:That’s for you.
(來。)
艾林娜:Oh no, let it go, he has earned his freedom.
(沒關係,放了它,給它自由吧。)
韓蘭:There’s no freedom in this basket.
(它在這塑膠桶子裡只會被囚禁而已。)

△韓蘭把手上的網子遞給艾林娜。

韓蘭:We will take it home.
(還是帶它回家吧。)

 


《蒼色》劇本全文請連絡

Nero Huang 黃恭敏

info@nerohuang.com


 

/22000000

  • 0
  • 13
  • 27,867

© 2019 Nero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