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心

第1頁

 夜晚,一艘人類遊輪正駛往群島。

 甲板上,一名白髮男子站在船弦處凝視著黑色的海水,他的雙手撐著欄杆上,被自己的心困擾了。

 過去一年以來,他遠離了自己生長、視為理所當然的家鄉,到了異鄉流浪;他去過最繁華的都市,也到過最寧靜的鄉村──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他都去過了。

 只為了找到一個答案。

 而如今,當他見識了這看似廣闊的世界之後,他得到了這樣的一個結論:

 答案實際上是不存在的。

 這世界這麼廣闊,卻容不下他狹小的心。

 在他的家鄉每個人都學習魔法,為魔法而生,也為魔法而死。可學習魔法又是為了什麼?他為魔法而生,那魔法又為什麼而生?

 於是他離開群島來到人間──那個人類為了種種原因而努力,為了對世界做出改變而全心全意活下去的人間。然而,他很快發現人類並不是為了什麼特別的原因或理由而活著,就只是活著而已。

 而僅僅只是為了活下去,人類利用彼此的生命,並以此作為生命的價值。他們彼此利用地如此之深,以致於大多數的人甚至沒有察覺自己在利用他人,或是被他人利用。

 白髮男子回過頭來,望向身後燈火通明的船艙。這是一艘專門來往於群島、極北與人間的豪華觀光遊輪,除了要從人間回群島的法師之外,遊輪上的人類都是人間社會地位高、有名有錢的「好人」。有的是想到雲出島碰運氣並且試著進入群島的人類,有的則是要到極北觀光的名人富豪。

 白髮男子凝塑心力,短短的幾秒之內便讀到了遊輪上所有人類的心思。

 在金碧輝煌的賭場裡,一名來自極西的有錢老人正在下注,希望能為他的造福人間的慈善事業贏得另一筆資金。

 在豪華先進、能看到海景的健身房裡,一名肥胖的東方女人正努力的變瘦,以獲得成功人士的注意。

 在靠近艙底、較為低等的廂房裡,一名陪上司前來極北之地觀光的極東男子正透過筆記型電腦工作、觀察人間的金融股票,希望有朝一日能成功並且達成夢想。

 在桌布潔白、精緻奢侈的餐廳裡,十幾名西方電影製作人、編劇作家及明星們正舉杯慶祝新電影大獲成功,全世界都在看他們的電影。

 在煙霧彌漫的SPA澡堂裡,幾名小孩正在戲水嬉笑,小小的心裡期盼著明天抵達群島,實現長久以來的願望──

 蘭冷笑了一聲。

 這真是一個可笑的世紀!這些人類來到群島只是為了滿足自己高人一等的慾望。他們對於魔法無知的想像使得蘭感到厭惡,這些小孩心中魔法是力量的象徵,他們隨著和賭場老人一樣有錢的父母來到群島,就是為了一睹強大夢幻的魔法。

 在這些小孩心中,強大的國家就是好的,先進發達的東西就是好的,只要多數人去做的就是好的,天真的孩子們盲目地追隨「好」的事物,卻看不見那隱形的代價,竟以為自己的自由與願望是清白無辜的。

 想到這裡,蘭握緊拳頭。人類就像綿羊,看起來好像無害,但他們卻跟隨著領頭山羊,也就是那些「好人」的腳步,不假思索且毫無知覺地踩死那些和他們不同的生物,無論是狼、鳥、又或著是花。只要是為了活下去,他們什麼都做的出來;而即使他們有了足夠的資源活下去,他們也想掠奪更多資源以保障自己的生存。為了食物,有時候不同國家的羊群還會撞上彼此,死傷慘重。

 人類只看見自己所身處的時間與空間,只活在當下身處的那一刻,卻看不見過去與未來。他們以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和過去與未來沒有關係,卻不知道是過去的代價讓他們現在能夠活著,而未來又會有多少犧牲,他們看不見。

 是過去的心造就了他們現在的心,他們就像沙塵中的沙粒一樣,只會盲目地隨風起舞,或是無知地逆風而行,竟然以為自己是自由的。這些天真的人類隨著自己的慾望殺人,卻天真到以為自己什麼都沒做。

 這艘遊輪裡就載了好幾隻山羊,比起無知無覺的綿羊,他們至少知道自己過去做了什麼,以及未來做了什麼──

 在金碧輝煌的賭場裡,一名透過國際貿易建立起跨國企業、腳踩在三年前工廠毒氣外洩產生的幾具發綠的屍體、以及幾具自殺的員工血紅屍首之上的有錢老人正在下注,希望能為他造福人間的慈善事業贏得另一筆資金。

 山羊。

 在豪華先進、能看到海景的健身房裡,一名中產階級的肥胖女人正努力地想要變瘦,以獲得像賭場老人一樣的上流社會的好人的注意,她打算變瘦之後再去整型,在她心中未來嫁給一名成功山羊、並且追求有品質的生活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

 山羊。

 在靠近艙底、較為低等的廂房裡,一名陪上司前來觀光的男子正透過筆記型電腦努力地工作、觀察股票金融,希望有朝一日能成功並且達成夢想。他的夢想就是成為像老人一樣的億萬富翁,然後娶一名漂亮的女人當老婆,結婚生子並組成美好家庭。在他心中醜陋的女人連豬也不如。

 綿羊。

 在桌布潔白、精緻奢侈餐廳裡,十幾名電影製作人、編劇作家及明星們正舉杯慶祝新電影大獲成功,全世界都在看他們的電影,借由藝術他們傳達了崇高的自由理念。他們由衷地感到高興,因為電影在南方上映後,南方掀起了一場以自由為名的革命戰爭。在他們高舉裝有紅色液體的透明玻璃杯歡笑時,南方的人們眼裡也流下了同樣鮮紅的眼淚。

 綿羊。

 蘭釋放心力,中止了讀心。

 深吸了一口氣,蘭以另一個形式凝聚心力,然後閉上雙眼開始想像──

 老人默默地從賭盤上收手,

 女人慢慢地走下跑步機,

 男人緩緩闔上筆記型電腦,

 藝術家不再對藝術感興趣,

 小孩們不再期盼的樣子──

 假像突然模糊起來,他遲疑了。

 張開藍色的眼睛,他看著黑色大海的彼端──不是群島的方向,而是世界的方向,他早已斬斷了猶豫。

 他再次凝聚心力──

 


 

/22000000

  • 0
  • 60
  • 2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