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心

第4頁

 煌在東閣頂樓的露天陽台上找到蘭時,他已經在那等候多時了。

 七層樓的東閣是整座空南島上最高的建築,沒有欄杆的露天陽台一片空曠,可以俯瞰整座古典學院。往西邊遠眺可以把月城的燈火盡收眼底,東邊則是一望無際的海。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會在這嗎?」

 好像早就已經知道煌會來一樣,蘭問煌。他正背對著煌,望著月城的方向。

 「在外面的世界,我感覺到這樣的違合感……大部份的人類以為自己是自由的,其實他們並不是,他們被人間的政府告知可以自由地照自己心中所想的去做,可是他們的心並不自由,他們的心充滿了人類身為動物的直覺;性、暴力、以及為了生存與繁殖下去而不顧一切的天性;一開始只有有些人把「生存下去」當作首要目標,可是在人間特有的那些橋樑──網路、媒體、電影及種種娛樂的宣傳之下,所有人都這麼做了。不為什麼,只因為在弱肉強食的人間,不這麼做的話就會…也就是說…事實上他們根本不重視『心』的存在,而只重視自己的肉體罷了…」

 「並不是所有人類都是這樣吧?」

 煌問道,朝蘭靠近了幾步。

 「並不是,但是絕大多數的人都是這樣的。在人間有種種的規則,一旦違反規則,那就會被殺掉或關起來,而規則是由多數人決定的。那些少數不願意為了生存下去而從他人處奪取利益、不願意透過所謂的「做生意」來賺取金錢的人…過著悲慘的生活。我是有見過這樣的人的,不像動物,活在這世界上,卻不屬於人間的人……」

 「那是什麼人?」

 「重要嗎?重要的是這樣的事世界上每天都在發生,我們在講話的這一刻,也有人在悲慘地死去;戰爭是真的在世界上某個角落進行著,不只是說說而已,就在你我所身處的這個世界裡!人類的國家,就是建立在少數人痛苦的屍體之上的一棵腐朽之樹!」

 蘭說著,朝煌轉過身來。

 「魔法不應該再被這世界當作遺忘的一部份了,魔法是從想要改變世界的意志和願望中所誕生的!不是用來用心寫字或彈琴,魔法是可以用來摧毀這世上所謂的國家政府、軍隊警察、罪犯監獄以及所有的暴力的!用魔法把現實化做虛幻,然後在虛幻之上建立起心的理想鄉。」

 蘭朝煌張開雙手。「你決定好了嗎?」

 「…蘭,這件事我真的沒有辦法。」

 「是嗎。」

 蘭再一次地轉過頭,背對著煌。他的話聲中似乎有點失落,但很快地便消失了。

 煌沉默地走到了蘭身邊,兩人望著月城不語。這一幅景像是他們從以前就很熟悉的。

 「如果這是你的答案,我想我們之間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就這樣吧。」

 說完,蘭轉身,往東閣的方向毫不遲疑地走去。

 「蘭…」

 愣在原地的煌望著好友的背影。

 「我了解你的想法,可是,你知道你的計劃會讓多少人犧牲嗎?」

 煌對著蘭的背影大聲地問道。

 「醒醒吧。」

 蘭停下腳步。

 「這世上所有所謂的『好事』都有比這更大的犧牲!人類的幸福和自由一向是建立在旁人的屍體之上的,只是他們完全茫然不知,或是不願意承認而已。就連你,煌,你和我能在此處,也是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才達成的。我們又怎麼能把這一切視作理所當然,安心地過日子?」

 「已經有太多人犧牲了,我會犧牲最後一批人,然後終止這一切。」

 蘭頭也不回地走下了平台,留下煌一個人啞口無言地站在夜空下。

 「…人類的心是很容易改變的,只要利用他們天生的恐懼以及憤怒的情感…就能輕易地煽動他們的心…」

 「…我會從根本改變他們,一勞永逸地永遠改變他們的人性!我要保護弱者,毀滅強者…絕對不能再為了大多數人的幸福,就使得少數人痛苦!」

 「…即使你不幫我,我也一樣會去做,無論代價是什麼…是犧牲別人、犧牲我自己、或甚至是你…」

 和空南島隔著一座海峽對望著的是幻島,身為人的煌卻無法透過肉眼看見彼岸的幻島。注視著波浪拍打懸崖的底部,煌回想起了一年前在心之庭裡蘭曾經問過他的一個問題。

 蘭,你到底怎麼了?

 從幻島飄流而來的紅色落葉隨著浪潮沖刷在崖下飄浮著。

 

4

 煌拉開了上頭沒有雪的門把,進到了溫暖的木屋走廊裡。

 走廊上空蕩蕩地,煌身上因為適才跌倒而沾上的雪此時才開始融化。

 到底,去哪了呢?

 煌來到她慣常佇立的位置,注視著月亮,思考了一會,然後下定決心似地,朝幻象學院的木屋走去。

 來到了幻象學院的木屋門前,猶豫了一會,煌敲了敲門。

 「不好意思,你是幻象學院的招生人員嗎?我是空氣學院的招生…導師,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哦,原來是空氣學院的人,你問吧。」

 「你們學院有一個叫作零的學生,她還在…這嗎?」

 「零?我們招生團沒有這個人。」

 「她不是招生團的人,是你們學院的學徒。」

 「這樣我就不知道了。」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打擾你了。」

 木門在煌面前關上。

 難道是在幻象學院的主區嗎?煌重新踏進了雪地,朝幻象學院的主木屋群走去。

 來到了木屋門前──

 「晚安。不好意思打擾妳,我想請問一下,妳認識一個叫作零的幻象學徒嗎?」

 「不認識呢。」

 「哦,是這樣,抱歉打擾了。」

 不放棄的煌又敲了另一座門──

 「抱歉,你們這邊有一名叫作零的人嗎?」

 「零?那是誰?朋友嗎?」

 「是──幻象學徒。」

 木門再一次地在煌面前關上。

 零到底是誰呢?說起來,除了名字之外,自己對她還真是一無所知。

 妳是誰呢?

 就算她是個幽靈的話,他也不會知道──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念頭突然在煌的心上蹦了出來。

 在雪中徬徨地亂走一陣後,煌回到了自己的木屋大門前,手握在冰涼的門把上。

 「但是,現在你人在這裡…」

 「…就連你和我能站在此處,也是沾染了多少人的鮮血才達成的?」

 他輕輕地拉開了門,走廊上空空的,依舊沒人。

 煌心亂如麻地轉身,又朝幻象木屋群的方向走去。

 再次來到了一座木屋的門廊上,煌敲了敲門,沒多久門打開了。

 「是你?」

 來應門的是白天見過的女孩,綾。

 「有什麼事嗎?」

 「嗯,我在找一名叫做零的幻象學徒。」

 綾的臉上有著尷尬的表情。

 「不認識呢。」

 「哦,是這樣,抱歉打擾了。」

 說完,煌掉頭便走下門廊,一腳踏進雪地──

 「她是招生團的一員嗎?是的話,我可以幫你問問看導師,她就在樓上。」

 「不…好,那麻煩你了。」

 煌轉過頭來。

 「你的名字是…?」

 「我是煌。」

 即使示範魔法,煌也未曾告知見習生們他的名字。

 「好,你在這等我一下。」

 藍色頭髮的女孩輕快地朝屋裡走去,煌則站在門廊下燈光照的到的地方等待。

 過了一會,綾的話聲從裡頭傳出來。「她昨天已經回幻島了。」

 綾的話聲先傳來,然後人才出現在門口,她的臉上掛著抱歉的神情。

 「啊,已經回去了嗎…是這樣啊。」

 「恩,導師說已經有一半的人和新見習生一同回去了,她不是我們的招生人員,在這沒事應該也就順路回去了。」

 「我了解了,謝謝妳。」

 「不客氣。」

 煌轉身就要離去。

 「白天的事…」

 聽見綾的話聲,煌轉過頭來。

 「我一直在幻象和空氣之間考慮,現在的話,應該是傾向於幻象。」

 煌點了點頭。

 「幻象也很好,自己的願望最重要。」

 綾也跟著點了點頭。「我明天就要去幻島了呦。」

 「嗯,真好。」

 「對了,有空你也可以來幻島玩呀,找你想找的人…聽說,是一座會讓人想戀愛的島呢…」

 

 煌躺在床上,注視著窗外,拿起風的筆記想要讀,卻一個字都讀不進去。

 從床上坐起身來,煌一個人坐在黑暗中思考了一會。

 下定了決心,煌從床上起身並且穿上了大衣,接著再一次地踏進寒冷雪地裡,朝月城的方向前進。

 

5

 月城的旅館大廳裡聚集了來自幻島以及北方三島的法師,大多數是到月城參加聚會或拜訪親朋好友,也有一些是準備到空南島西邊旅行的人。大廳裡唯獨不見境界法師的身影,除了一名獨自坐在窗邊、檸檬眸色的女孩。

 正當檸檬眸色的女孩感到無聊時,旅館的大門突然被拉開了。

 身穿大衣的煌沖進了旅館,剛好和抬起頭來察看是什麼粗魯的人闖進來的伊四目相交。

 兩人就這樣對視了五秒鐘──

 「大半夜跑來很嚇人吶!把境界弄得那麼血腥是我不好,我只是想要凝塑真實的戰場而已…而且你也是大人了…」

 伊說話的同時,煌朝伊筆直地走來,然後在把雙手用力地拍在桌子上──

 伊嚇了一跳。「好嘛,是我錯了,不要生氣…哼…」

 「啊?」

 煌不解地注視著雙手抱胸的伊。

 「是你自己要體驗戰場的,我還問了你要真實的還是小說裡的!」

 「妳在說什麼?我不是要說境界的事。」

 「咦…不是嗎?」

 伊不知所措了一會,接著馬上恢復過來。

 「哦,那你是要跟我說啥?你先坐下吧。」

 說著,伊手一指自己對面的座位,煌快速地坐下。

 「明天跟我去幻島吧。」

 沉默了一會之後,煌直截了當地說。

 「哦,好吧。」

 伊這樣回答。

 「…不用問為什麼嗎?」

 煌有點驚訝。「這樣到青原找風痕、到人間找風又會延遲了。」

 原本預期的刁難和準備好的說詞完全沒派上用場,這下換他不知所措了。

 伊撇過頭去。「反正我的計劃中原本也有幻島的行程,你不說我也要去…吶,心之庭你有去過嗎?我一直很想去呢!聽說還有白色葉子的樹呢。」

 煌無語地看著伊,看來找風的事也不是那麼重要嘛。

 「所以,沒關係囉?明天出發?」

 彷彿察覺到煌的無語,伊咳嗽了一聲。

 「風也學過幻象魔法,是他第二個學的魔法。他在幻島學習時的筆記沒有留下,說不定在學院裡有什麼蛛絲馬跡也說不定…我是因為有這個可能性才想跟你去心之庭的。」

 「那就好,咦,妳的臉怎麼有點紅?」

 「白痴嗎?」

 煌站起身來。「那,我先回去了,還要再冒雪走一段路,那明天在學院會合?」

 「…留下來。」

 煌聽見一聲細若紋鳴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他聽錯了。

 「什麼。」

 伊敲了一下桌子。「叫你留下來,聽懂沒?」

 伊敲桌子的聲音比煌大聲多了,全大廳的人都朝兩人的方向看來了。

 


 

/22000000

  • 0
  • 60
  • 2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