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心

第5頁

 「法師們對於時間的概念和外界不同,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法師只能活三十年,所以法師們並不在乎很多人間世界在乎的事:結婚、家庭、生老病死。」

 「群島上沒有法律,也沒有幾歲時該做什麼及不該做什麼的規定。學習魔法的人不在意一個人已經活了多久,或還能活多久。人間在乎幾歲能喝酒、幾歲能性…對法師而言沒有多大的意義,更不用說許許多多為了活更久而設立的法律,在乎心的法師一律不在乎。在群島上,每個人的命是每個人的,什麼時候想結束也是自己能決定的…人類的書上是這麼寫的,你覺得是這樣嗎?」

 房間裡一片黑暗中,伊問煌。說話的同時她讓境界蒸發了。

 兩人正處在伊的旅館房間裡。伊趴在床上,原本她正閉著眼用境界看書以節省時間,此時則張開了眼。煌躺在地上,雙手撐在腦後當枕頭。兩人雖然面對面,彼此之間卻看不見彼此的神情。

 「我覺得是這樣…也不是這樣。」

 「哪個部份?」

 「每個人的命是每個人的…總覺得很難達到這樣的境界呢,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嗎?我的命就是我自己的。」

 「也不是這麼說。總覺得,如果心裡有在乎他人的情感,或是想要完成什麼願望,那自己的命就很難完全是自己的了。」

 伊翻了身,變成側躺,依舊面對著煌。

 「是不是因為你是人類的原因呢。」

 「什麼人類?」

 「我在想,是不是因為你是人類的原因,所以特別善良呢。」

 「啊?」

 煌在黑暗中看向伊,僅管他看不見伊。

 「我看了很多人間的小說,在人間的小說裡,人類的情感都好像特別豐富,不像我們只顧著魔法,把心力全都花在魔法上了。」

 「…妳看的是愛情小說吧。」

 「咦,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

 煌回答,然後沉默了一會。

 「愛情小說通常是情感豐沛的女人寫的,可是人間並不是只有女人。寫愛情小說的人通常都沒有經歷過自己寫的愛情小說裡的情節……大多是幻想出來的,和境界一樣;而正因為是幻想,所以才那麼美好。

 「來群島玩的人類我覺得都蠻善良的啊。」

 「那是因為他們都很有錢了,不用擔心生活。人間的現實是很殘酷的…就像妳給我看的戰場境界一樣。」

 「有錢?」

 伊發出疑問,她不知道錢是什麼。

 「可是那個戰場境界也是我看小說來的吶。」

 煌在黑暗中愣住,然後笑了。

 「說的也是,那或許也沒有那麼殘酷。」

 「大家都是人,我猜人間的人跟你不會差太多的。」

 之後,兩人陷入了連呼吸聲都能聽清楚的安靜。

 「你還記得去年境界裡的事嗎?」

 「記得。」

 他在黑暗中臉紅了。

 過了一會,她的聲音才又從黑暗中傳來──

 「吶,我們去境界吧。」

 「不行。」

 煌想了一下之後回答。

 「為什麼不行?」

 「因為我…我的心現在很混亂,所以在境界裡可能沒辦法。」

 「哦…」

 伊陷入了沉默。

 煌正想開口道歉──

 「…在現實裡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我是第…哎,我幹嘛告訴你。」

 「什麼?」

 「沒什麼!」

 兩人同時陷入了長又安靜的沉默裡,這段沉默對於能活七八十年的人類來說並不算長,對於只能活三十年的兩人卻有點長。

 又過了一會,伊轉過身,平躺了下來。

 「吶,你還活著嗎?」

 「不好意思,還活著。」

 煌注視著黑暗中伊的白髮,她的一束髮絲延著床沿垂了下來。

 「跟你說一個秘密…你知道為什麼我想要找到風嗎?」

 「因為你想要知道境界的秘密?」

 「那不是廢話嘛,我是問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想要知道境界的秘密?」

 「為什麼?」

 「因為我想要掌控時間吶。」

 

6

 從空南島到幻島有兩種途逕,一種是從月港搭船到出雲島,再從出雲島搭船到幻島,這種耗時的方法通常是給不會魔法的人類旅客使用的。

 另一種方法則是使用位在月鎮北方的海風道,直接從空南島飄浮到幻島,大多數的古典法師都走這一條路。海風道同時也備有風帆船以供環境和幻象法師使用,因為順風而行的關係往返於兩島之間十分方便。

 正要前往幻島的兩人為此作了一番爭執。以煌的角度來看當然是走海風道,但是伊可不這麼認為。經過了早餐時的一番爭吵,煌總算說服伊走海風道而非繞遠路到出雲島。

 「海風道比妳想像的有趣,而且出雲島妳不是去過了嗎?」

 中午,兩人徒步在雪中走著,漸漸地接近了海風道入口所在的位置。

 伊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雖然不能飄浮很可惜,不過至少我可以加速開船,就怕妳暈船而已。」

 「我才不會暈船。」

 說著,兩人來到了一座雪丘上。

 雪丘之下的不遠處就是海了,雪灘上聳立著四座由石柱搭成的拱門。只見二道蒼青色的柱形光芒在拱門上方的藍色天空裡流動著,就像蝴蝶的一雙翅膀般,朝海的彼方投射出去。

 「哇!」

 伊睜大眼睛。

「那就是海風道了,左邊的風道是去幻島,右邊的風道是從幻島回來用的,這樣飄浮時才不會在空中撞在一起;其實這兩條風道都是風痕形成的,每隔一段時間空氣學院就會派人來重塑風道…」

 煌解釋道,不等煌解釋完,伊已經走向了石門。

 正當煌準備追上伊時,右邊的風道突然像顏料在水中散開來一樣形成一卷又一卷的氣旋──

 「喂,有人要降落了!」

 他對伊喊道。

 「幹嘛?會撞到我嗎?」

 伊對他喊道。

 「應該不會!」

 他回答。

 「只是叫妳抬頭看天空而已!」

 還沒等煌說完,一名一身白衫的古典法師從天空上方出現在兩人的視線裡,並且朝兩人的方向快速地接近,像一片羽毛在空氣中流動。

 煌來到了驚訝的說不出話的伊身邊,接著對海風道凝塑心力。

 古典法師飄浮的速度很快,接近岸邊時他才慢下了速度,緩緩地降落在石門附近的雪地上。

 整理了一下衣服,古典法師向伊和煌揮手,然後朝兩人走來。

 「風速還可以嗎?」

 「還可以,多謝了。」

 古典法師向煌道謝,剛剛他降落時煌凝塑了一陣減緩風速的逆風,幫了他一把。

 煌點了點頭。「不客氣。」

 這樣的話短期之內海風道應該還不用重塑。煌思考著。

 能夠凝塑海風道的空氣法師不多,他離開群島到人間的話又少了一個人。原本沒有意外的話下一個重塑海風道的應該會是他,這讓他感到可惜。

 「你們要到幻島去?」

 「對,你能帶我們飄浮過去嗎?」

 伊向古典法師問道。

 「如果可以就好了…可惜我做不到。」

 「為什麼?你趕時間嗎?」

 「不是,因為我的心力不夠強。」古典法師不好意思地回答。「不過,群島上也沒人能讓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飄浮起來……除了萊特。」

 「啊,蘭的導師?」

 煌感到驚訝。

 「蘭?」

 「蘭。」

 「啊,沒錯,我認識他。他去人間了吧?」

 煌搖搖頭。「回來了,我昨天才碰見他。」

 「原來如此。」

 古典法師點點頭。「那我先走了,祝你們在幻島玩的開心。」

 說完,古典法師朝兩人投來意味深長的眼神,然後往雪丘的方向走去。

 「對了,可以請你幫我轉告蘭一句話嗎?」

 看著古典法師的背影,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大喊。

 「可以,要說什麼?」

 古典法師用心語對煌說。兩人之間雖然距離不遠,但因為風道氣流干擾的關係,如果不想用大喊的,就只有心語才能讓對方聽到。

 「跟他說…我會再考慮他的提議!叫他不要太急!」

 煌猶豫了一會才回答,他大喊的聲音在不穩定的空氣中也顯得猶豫。古典法師點點頭答應了,朝伊揮了揮手,然後消失在雪丘之後。

 「好了,不要再管你那朋友了啦。那我們要怎麼過去幻島?」

 伊清澄的話聲把煌從思緒中拉了出來。

 「坐船。」

 他回答,然後指出停泊在雪灘不遠處一塊突出地方的兩艘風帆船。

 「蛤?」

 

7

 「在以前飄浮還能拿來殺人呢…現在的法師心力還真弱。」

 船上,伊嘟著嘴說,抬頭望向兩人頭上的蒼綠色風道。

 「以前的幻法師情感比較豐富吧。」

 煌一邊凝塑著心力划船,一邊回答。其實原本沒有他的心力,順著海風道的風船也能很快地把兩人送到幻島,只是他的心裡有點著急罷了。

 「真不知道為什麼搬來群島之後,法師就弱化了那麼多呢。」

 「大概是因為來群島之後法師再也不用去管外面的世界了,所以魔法久沒用就忘了吧。」

 海上一片風和日麗,兩人此時已經離空南島有一段距離了。灰白色的空南島在天邊成了一道白線,由於綠色的風道就在兩人上頭,所以也不用擔心風帆船會在大海中迷失方向。

 「吶,我這幾天已經搭了好幾次船啦,真想飄浮。」

 伊悶悶不樂地把手肘放在船弦上,右手撐著右邊臉頰,望著藍色的海。

 真美。

 看著她的模樣,煌的眼神閃爍了一下。

 「那…妳從鏡島是怎麼過來空南島的?也是搭船嗎?」

 「鏡橋。跟你從青原到鏡島是一樣的。」

 「我聽蘭──我聽我朋友說,人間的交通越來越方便,出雲島往返人間現在只要兩天。」

 煌說,希望這消息能讓伊開心一點。

 「那樣不是很無聊嗎?」

 她連頭都沒轉過頭來地對他說。

 「無聊?」

 「那樣子到最後人間就一點秘密都不剩了,有趣的事全都被公諸於世,大家都變得一樣;什麼冒險啦、夏天的島上奇遇和秋天的深山啊,春雪和冬季的幽靜小村落之類的,通通都會消失不見。」

 「…妳是不是看了人間的奇幻小說,那些都是幻想來的──」

 令煌驚訝的是,伊接連說出了好幾本在人間評價很高的文學作品的名字,都是那些他沒有興趣,艱深且藝術價值高的古典作品,而書中的角色的確因為種種因素離鄉背井,在陌生的土地上成為異鄉人,並見識了他人沒見過的景致等等。

 煌還沒從驚訝恢復過來,便看見伊的眼神一亮。

 「我知道了!」

 伊把臉湊近煌,檸檬色的眸子裡閃爍著像星星一樣的光芒,簡直就像是火魔法爆燃一樣──

 他飄浮在空中。

 「哇哈。」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不聽使喚了,青色風道前方的女孩牽引著他。

 「喂!」

 他想要叫住她,她卻聽不到。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很輕,就像是在水中漂浮一樣,他越是使力,就越使不上力。

 最後他放棄了,任由自己在風道之中飛翔。

 「好玩吧!」

 境界蒸發之後,煌覺得自己像是剛剛橫渡了極東的太平洋一樣,雙手雙腳痠軟的像是章魚的觸鬚。

 「下次…妳可不可以先警告我一聲啊…」

 煌呼了一口氣,整個人累癱在座位上,雙眼無神地望著天空。

 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很藍,空氣中有海水的味道。

 說起來,這是他和風魔法相處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身在風中飛翔,並且藉由呼吸著空氣而活著。

 就這樣思考了一會,煌注意到了一件不尋常的事──

 遠方的藍色天空裡突然出現了一點一點的紅色不明物體,而這紅色的不明物體正順著青色的海風道快速地朝兩人接近──

 「妳看。」

 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對她說,然後又擠出了一點力氣努了努下巴,示意她望向她身後的天空。

 「蛤?」

 她疑惑著並且轉頭的瞬間,從幻島順著海風道飄流而來的紅色楓葉映入了她檸檬色的眼裡。

 微涼卻又不冷的秋意在他和她的心中散開了,頓時有了一種想要告白的心情。

 紅色的楓裡夾雜了幾片黃色的葉子,一片黃葉打在風帆上,接著恰好落在她純白色的頭髮上,彷彿時間倒流一樣,還原了她原本的髮色。

 

第二章 決心 完

 


 

/22000000

  • 0
  • 60
  • 2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