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代價

第3頁

5

 車窗上的雪痕被雲層後的白色陽光照了出來,如果這時有個人忽略雪痕並把目光聚焦在遠方,便能望見隔在空南島和幻島之間的海峽。

 再過一下子,火車就會抵空南島東南方的月港了。

 靠海的座位座著閉目養神的煌與望著窗外的伊。為了「一整天都花在出雲島上」,兩人一大清早便起床並趕搭了早班火車,使得煌有點睡眠不足。

 招生讓他心力交瘁,雖然演練魔法耗損的心力對他而言不是什麼問題,然而回答見習學徒的種種問題卻很耗費心思。

 群島通往雲出島的港口有兩座,兩人正要前往的月港便是其中一座,另一座則是幻島南方的秋港。

 「誒,起床!」

 伊用手肘輕輕撞了撞煌,使煌頓時睜開眼睛。

 一睜開眼,煌的注意力馬上被坐在不遠處的兩名人類乘客吸引。兩名人類的深色髮色十分顯眼,想不注意到都難。拿著手機對窗外風景拍照的兩人則完全沒有察覺到煌的心。

 「怎麼了?」

 「那是手機吧?他們在幹嘛?」

 伊好奇的注視著兩名人類手中的機器。

 「拍照…」

 「啊,就跟小說裡寫的一樣──那他們在拍電影嗎?」

 「不是,只是在拍靜態照片而已。」

 沒有刻意壓低聲音,煌知道此時人類旅客不可能注意到他們。

 「是因為這一刻很美,所以想要把時間留存下來,然後在未來看見照片時,可以回到過去這樣嗎?」

 煌想了一下。

 「嗯,大概是吧。」

 「真有趣吶。」

 「──喂,你看前面那就是月港吧?」

 煌隨著伊的目光往車窗外望去。

 一座繁華的小港灣出現在火車所行駛的山坡下方,顯眼的白色建築從如此高的地方便能看的一清二楚,蔚藍色的大海裡一艘剛剛起航的小帆船顯得格外潔白。

 來到這樣的地方,頓時使他覺得之前的孤獨好像假的一樣。

 

 兩人穿過月台上幾名望著海的頭髮半白的學徒,然後跳下月台,離開了月港小小的車站,往碼頭的方向前進。

 「好久沒見到這樣的太陽了。」

 走在通往碼頭的小巷裡,藍色的天空被兩側的白石建築遮住了,只剩下

頭頂的小片藍空,以及偶爾穿過建築縫隙透進來的明亮陽光,路旁的積雪也還未融去。

 僅管如此,迎面吹來的海風卻十分清爽,使得伊很開心。

 「趕快到雲出島吧。」

 她興高采烈的走在煌前頭,彷彿嫌煌的腳步太慢,好幾次轉過頭來看他。

 「不過也要等下一班船,中午應該有一班。」

  煌慢慢地走在後頭,四處張望。月港是一百年前人類建成的,白色的石柱顯得已經有點破舊,幾座石牆的上方被藤蔓覆蓋了。

 「妳到出雲島,該不會只是為了逛人類商店吧?」

 「當然啊,也能先熟悉一下人間的情況,到了人間才不會手忙腳亂,對吧?」

這還是煌第一次看到伊把頭髮綁起來。印象中的她總是讓頭髮散亂在背後,今天卻在頭後扎了一個髻。

 「說起來,我也很想看人類的舞蹈跟音樂呢…」

 法師們想要到人間旅行或是從人間旅行回來都會經過雲出島,也有一些法師只是想到雲出體驗一下人類世界的氛圍,並且直接挑選人類貨物。

 群島上並沒有貿易和金錢的概念,法師們可以自由拿取自己所需的資源。做為交換,像煌這樣來自人間的魔法學徒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應該就在前面──」

 對空氣敏感的煌嗅到了海風的味道越來越濃,來到了巷子盡頭,眼前突然一片豁然開朗。

 繁華港口的景像映入眼簾,一艘艘風帆船停泊在碼頭。熙來攘往的人群和盤旋的海鳥構成一幅色彩鮮豔的油畫,而海水和積雪反射的陽光使得這幅油畫顯得耀眼。

 極目遠望,一艘風帆船正在離岸。船上一名空氣法師凝塑著風,風吹動了帆布使得帆布鼓起,船劃開海水,往海的方向前進。

 「啊,原來船是這樣開的?」

 「妳沒搭過船嗎?」

 「沒有,來空南島時是搭車。」

 「只有從雲出島那邊過來的船是風帆船,到了島上妳就會見到人類的現代蒸氣船了,非常壯觀。」

 兩人漫步在碼頭步道上,煌的目光停在碼頭的不遠處,幾名金髮的人類訪客,正在等候登上人類專用的船前往出雲島。

 「你怎麼知道?你去過雲出島?」

 煌感受到伊好奇的望向他的視線。

 「妳忘啦?我就是搭船來這的。」

 「有時候還真會忘記吶。」

 上次來雲出,是十年前和蘭來探險的事。

 兩人在一座靠近碼頭的平台停下腳步,平台的石階之下就是登船的長堤了,一艘大帆船正在卸貨。距離一遠,適才的人類訪客此時已變成太陽下的黑點。

 「你怎麼會突然跑來群島啊?」

 伊和煌一樣望著遠方。只是她看的是陌生的未知,而他看的是陌生的熟悉。

 「小時候我對魔法很嚮往,相信了書本和人類傳說裡強大的魔法,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英雄一樣的魔法師,憑借自己的意志對現實做出改變,所以當我的父母被拒絕進入群島時,我就自己來了。」

 「就像那邊的人類。」

 煌說著,用下巴指了指遠方開始登船的人類。

 「這麼多人類!」

 伊驚喜的說道。

 「出雲島還有更多──人間還有幾十億人類呢。」

 「這我知道,不過我只在書上讀過而已。我想自己去看。」

 「有什麼好看的?」

 「人類很有趣吶。」

 「妳怎麼知道?」

 「書上寫的。」

 「書上寫的不見得是真的。」

 伊想了一下。「人類可以活七十年、八十年,我想知道他們是怎麼活的,這總可以了吧?」

 煌了解似的點了點頭。伊轉過頭去,望向大海的彼方。

 「然後呢?」

 「什麼然後?」

 「你小時候的故事。」

 「然後嘛…」

 煌回想著,同時看著人類旅客一個接著一個地上船,然後自顧自地笑了。「在我的幻想裡魔法可以用來和壞人戰鬥,所以我才選了環境魔法,很幼稚吧?」

 「那,我幫你凝塑一個境界,讓你在裡頭當英雄,要不要?」

 「拯救世界嗎?」

 「可以呀。」

 「嗯,改天吧。」

 煌答道。

 月港的海很藍,比天空還藍,就像天空把藍色染進了海水,又或是天空真的是一片玻璃,而海水的藍淡淡地映照在天空裡。

 在玻璃的另一頭,有著什麼?煌想起了自己隨著父母流落天涯時曾經見過的景像。

 此時人類訪客已經悉數上船,上船的木板被收起,船隻即將起航。

 「你看,船要起航了。」

 煌對伊柔聲說道。

 即將起航的帆船甲板上站滿了人,除了人類訪客之外,還有兩名白頭髮的空氣法師,不知為何正對著兩人的方向招手。

 「他在跟我們打招呼嗎?」

 伊興奮地說,向帆船的方向揮了揮手。

 「不是,他們是空氣法師,那是他們在施展空氣魔法的手勢,有些法師會借由手勢來幫助心力凝塑。」

 「真無聊。」

 煌不禁笑了。帆船漸漸遠去。

 「空氣魔法也蠻好的嘛,還能拿來開船載人到處冒險。我也想學空氣魔法吹風。」

 「但是,風卻也有可能帶來壞人、戰爭和悲傷呢。」

 聽到煌這麼說,伊轉頭望向他。

 「…妳知道,人間西方跟極西的第一場戰爭,就是因為一艘西方的船被風吹到了極西。當時船上的西方人沒有食物了,所以最後只好殺光極西人以得到食物嗎。」

 「風帶來了你,那不是很好嗎?」

 煌看著帆船在海上劃出白色的軌跡。或許是因為覺得已經沒什麼好看的了,他感覺到伊的注意力轉回到他身上。

 煌沒有馬上回答,兩人之間安靜了一會。

 「妳知道『風痕』嗎?」

 他考慮了一下,然後開口對她說。

 「不知道。」

 她回答。

 兩人往一旁的石橋走去。

 「通常由心力產生的風一旦失去了心力支持,沒多久就會消散。但是,當空氣魔法到了一定的強度後,便會產生風痕。即使法師的心力消失了,風卻不馬上消失,有的會持續數小時,也有持續幾天的。所以,空氣法師要施行大型法術時,會去青原的風峽或風漠釋放殘心。」

 「殘心?那就跟境界蒸發後的境痕差不多了吧。那你們為什麼不直接用心力消掉風痕?」

 伊理所當然的看著煌。

 「那樣子會產生新的風痕,風痕只能靠時間撫平。」

 煌解釋道。「有人的風痕可以強大到持續數年卻不消失的,歷史上曾經有存在了三十年的風痕。法師已經死了,風痕卻還在。」

 「那是誰?」

 「不知道是誰。」

 兩人在石橋的頂端再次停下腳步眺望。載了人類的帆船此時已經很遠了,白色的帆和天邊的雲漸漸融為一體,馬上就要從視線裡消失。

 「不過,就像妳說的,雖然消除風痕會產生新的風痕,但是借由消除風痕,或多或少能夠理解到當初造成風痕的法師的心力。」

 「哦,原來如此,那還蠻有趣的。」

 「我告訴妳這件事,是因為風‧卡瑟幽的風痕,好像還存在。」

 煌停頓了一下,然後說。

 「蛤?你怎麼不早說?」

 伊責備似的看著面無表情的煌。

 「其實我之前一直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跟妳去人間、幫妳找風…」

 「現在我決定了。」

 煌回答,帆船消失了,風依舊吹著。煌的長髮隨風飄動,露出了裡頭的棕髮,和伊俏生生的白色髮髻截然不同。

 「很好!那我們搭下一艘船直接去人間吧!」

 「不用收行李嗎?」

 「不用了,直接出發!」

 「那…要去哪?」

 「隨便一個地方吧。」

 「但是,還是要先有個方向吧?先到青原吧。」

 「…總覺得,現在不去,以後就沒機會了。」

 「不會的。」

 「我們會回來,我答應妳。」

 煌認真的對伊說。

 「不然,你收我當學徒好了,這樣你就不能失約了。」

 「…妳真的想學空氣魔法?」

 「我也想創造出三十年不滅的風痕,感覺就像是在現實做到境界裡才能做的事呢。」

 煌無奈的笑了。

 「那樣的話,妳還是別學空氣魔法,不然世界很快就會毀滅了。」

 「三十年啊,好孤獨。」

 伊突然這樣說,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驚訝的望向安靜下來的伊,煌有點不知所措。孤獨?是指創造風痕的法師嗎?

 一艘載著法師的風帆船進港,在港邊停下,那是兩人在等的船。煌還來不及向伊問清,就看見帆船上走下了他最意想不到的人。

 煌立刻走下石橋,往長堤跑去。

 

 「蘭!」

 在一群剛從出雲島回來的法師中間穿梭著,煌叫住在長堤上低頭走著的蘭。

 「你怎麼在這?」

 聽見煌的聲音,名叫蘭的男子抬起頭來。

 看見久別重逢的好友似乎讓他感到驚喜,但是這驚喜很快就從他的臉上消失了。

 「你的頭髮…全白了?」

 煌驚訝的看著闊別一年的好友,他的頭髮全白了。

 雖然只去了人間一年,眼前的好友卻彷彿老了好幾歲。

 「是啊。」

 蘭看著煌,似乎想說什麼,卻沒說。

 「你怎麼在這?」

 蘭又問了一遍。

 此時煌才想起被他丟在後頭的伊。伊慢慢的朝兩人走來。

 「伊,這是蘭。」

 煌替素不相識的兩人介紹彼此。

 「蘭,我和伊要去雲出一趟,所以才會在這等船,想不到這麼巧遇見你。」

 自己為什麼要說出這麼客套的話,煌也不曉得。

 「妳好。」

 蘭朝伊伸出手。

 這是人類才用的打招呼的方式。似乎有點不開心的伊愣了一下才會過意來,和蘭握了握手。

 「你們是要搭這艘船吧,拿人類貨品嗎?」

 蘭微笑著問伊,注視著蘭的煌卻覺得蘭的笑並不真誠,或許是因為不認識伊吧。

 「呃…」

 「我們想去聽一齣人類音樂會。」

 伊接話。

 「原來如此。」

 蘭看了兩人一眼,會過意似地說。

 「煌,我有些事得跟你商量,不過我馬上要回學院,所以沒辦法跟你們去雲出。何況,人類音樂會其實也沒什麼,不去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蘭帝斯對煌說。

 「你們能等下一班船嗎?趁這時候我們先聊聊?」

 三人說話的同時搭載法師的風帆船已經淨空,很快便開始上船的作業。

 煌轉頭看了伊一眼,不知道是否要改搭下一班船。

 「下一班去雲出的船是下午吧?」

 「下午三點。」

 蘭回答。

 「下午三點?那到雲出都快晚上了,我們又不能住在雲出島上!」

 說著,伊皺起眉頭。

 煌為難的望向蘭,希望他能讓步。畢竟對方是女孩子,而蘭一向又是對女孩很客氣的那種人,應該沒問題才是──

 「我要跟你說的這件事很重要。」

 蘭直視著煌,堅定地說。

 此時要去出雲島的法師們三三兩兩地經過三人身旁,往停泊在堤邊的風帆船走去。

 「伊,妳介意…」

 煌開口對伊說,卻依舊猶豫不決。

 蘭朝伊看了一眼。

 「算了,我自己去。」

 伊對煌說,轉頭就走。

 「啊?」

 「我說,我想要自己去!」

 伊撇下兩人,往長堤盡頭的風帆船走去。不知如何是好的煌呆站在原地看著伊走上了船。

 法師乘客並不多,沒過多久船起航了,站在甲板上伊卻一次也沒有朝兩人回過頭,只是抱著胸、望著海的方向。

 她是在生我的氣嗎?看著伊漸漸縮小的背影,煌百思不解。

 「女孩子的心很難懂呢。」

 同樣注視著帆船遠去的蘭突然調侃似的對煌說。

 「是啊,在人間有沒有談戀愛?這一年來,你都去哪了?經歷了很多事吧?」

 聽到這些問題,蘭沉默了一會,然後蘭笑出聲,走到長堤上靠水的地方。

 「去了很多地方。」

 蘭回答。

 「有去極東嗎?對了,你的行李呢?」

 「全丟了。我走遍了世界,而我發現,這一切,包括自由,都是有代價的。」

 「代價…?」

 煌看著好友的背影,問道。

 「……你覺得自己是人類,還是法師?」

 帆船漸遠,船上的空氣法師此時已經把手放下,任由帆船隨著海浪前進。

 一隻在空中逆風而行的白海鷗振翅高飛,鳴叫聲蓋過了浪潮聲,彷彿哭泣,又像是為了對抗什麼才發出如此尖銳、如此高昂的聲音。

 面對蘭的問題,煌再一次困惑了。

 此時,原本背對著他的蘭轉過了頭來。

 「來吧,回學院的路上我再和你說。」

 

第一章 心的代價 完


 

/22000000

  • 0
  • 12
  • 2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