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代價

附錄/註解

  哲學到底是啥?簡單來說,近代哲學家思考的就是以下這件事:

  我為什麼活著?活著有什麼意義?

  我想每個人,尤其是年輕人,或多或少都會思考這個問題。那為什麼不是每個老人最後都會變成哲學家呢?其實,是因為想的還不夠深入。

  而心裡頭的煌與蘭,就是兩名想的太深入的青年。

  心作為一本奇幻小說,「魔法」一詞貫穿了整本小說。幾乎每兩行就會出現「魔法」的字眼,全書的主題也早在序章點明:魔法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現在,我們把「魔法」,替換成「活著」,那麼整本書的主題就浮現了:

  「為什麼想學魔法?」

  「我想要自由自在地活著。」

  「為什麼要活著?」

  「因為我想要自由。」

  這兩句話看起來很玄。想的深入的人一定會問,那「自由」是什麼?

  零的出場簡介了「自由」的概念。

  「大多數人的過去和未來是連貫的,就像沉溺在時間瀑布裡的魚一樣生老病死,但是零對時間免疫,僅管她擁有記憶的能力,卻不會因為過去而改變自己的心。她不會因為夢魘而害怕做夢,也不會因為認識某人而在未來更加信賴或不信賴那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這句話並不適用於零。」

  小說裡「自由」分為「絕對」與「相對」,所謂的絕對自由,也就是完全不受環境影響的超然。而相對自由則是有意識地反抗不自由的環境,並且刻意作出和環境相反的行為來達成自由一目的。

  舉例來說,今天有個人走在街上,看見了賣章魚燒的攤販,因為大家都推薦章魚燒於是買了章魚燒來吃,小說裡把這定義為「不自由」;假如這個人沒有因為大家都推薦而買章魚燒,反倒覺得和大家一樣吃章魚燒很無趣,那則是「相對自由」;假如這個人完全沒有朋友,也從來沒聽過跟章魚燒有關的事,卻能憑著自己的意志去決定要買章魚燒還是不買,那就是「絕對自由」。

  零的自由是什麼?零在被風創造時,被賦予了「不受到過去影響」、「完全客觀的判斷」等等使得她比其它人類來得自由的思想,但這份自由也是因為風的厭世傾向進而產生的,從這個角度來看,零的自由是相對的。

  假如零走在街上,會買章魚燒嗎?

  「我的朋友煌曾經說過,章魚燒很好吃。」

  看見章魚燒攤販的瞬間,零的腦海中或許會浮現這麼一條記憶。(零有記憶的能力)

  就一般人來說,通常會有以下兩種選項。

  「那我買來吃好了。」= 不自由

  「我才不會因為煌說好吃就覺得好吃,我要自己作決定。」 = 相對自由

  但是,正如同序章所說的,零過去的記憶與未來是不連貫的。零看見章魚燒攤販的剎那,腦海裡根本不會浮現煌曾經對她說過的話語,因此以上的選項對零而言都不成立。

  從這個角度來看,零的自由是絕對的。

  到底零是自由還是不自由?

  在這裡我想賣個關子──因為零的自由所牽扯的不僅僅是她自己,也和風、蘭、及群島的命運有關,這裡說出那便劇透了。

  當小說進行到第四章,一切就會揭曉。

  「讀心也是一樣的,我用心力凝塑出我讀你的心的假像──我想像自己在讀你的心,心力夠強的話就能成功。」

  「所以,用心力直接凝塑對方的思想……就是變心了?」

  假如序章是一道謎題,那我想蘭與煌這段有「變心」與「讀心」魔法的對話,就是謎題中的謎題了。「讀心」與「變心」兩樣魔法在序章提到並非只是偶然,這兩樣魔法主導了小說後半劇情,其中有一樣甚至被用來殺人。真相是什麼?魔鬼就藏在謎題的細節中。

  有讀者和我說這道謎題很難解,其實,就算是我自己,第一次看也未必能解,因為這是一段非常隱誨且兼具諷刺的對話。

  現在,我們把「讀心」換成「客觀評價」,「變心」換成「主觀評價」

  「客觀也是一樣的,我假裝自己是客觀的人,並且客觀的去評價一個人,夠客觀的話就是對的。」

  「所以,直接說出對對方的想法,就是主觀了?」

  這裡蘭跟煌討論的是主客觀的客題,到底是否真有絕對客觀?主觀意識一定是錯的嗎?舉例來說,我客觀地覺得一本小說很差,和我主觀地覺得一本小說很差,何者較為正確呢?

  我們用用貼近台灣時事一點的講法來解釋吧!許多台灣新聞台喜歡以客觀自居,並且不願意承認自己其實有所偏頗,也就是宣稱自己是「讀心」(客觀傳達訊息),而非「變心」(操控觀眾思想),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我也會變心魔法。」

  煌突然打斷了蘭的思緒。

  「我不相信。」

  「我剛剛已經變了你的心了。我讓你開始懷疑我到底會不會變心,所以,你的心變了。」

  來到下一句,我們把「變心」換成「我覺得章魚燒很好吃!」(主觀評價)

  「我覺得章魚燒很好吃!」

  煌突然打斷了蘭的思緒。

  「我不相信。」

  「我已經操控了你的思想了,我讓你開始懷疑章魚燒好不好吃。就算你之後不買,我也影響到你的判斷了。」

  如果把章魚燒換成政治人物呢?換成總統大選呢?

  這幾句話裡,不僅蘊含了自由的課題,也探討了現代民主體系下媒體「傳達訊息」的客觀性。

 

1. 心力:神秘的魔法原動力。研究魔法的人類學者中有一派將之視作智力與意志力的產物,另一派則認為心力取決於情感與想像力。對於心力的強弱是否為天生或後天決定尚未有定論。

2. 古典魔法:以心力操控重力的魔法,同時也包含諸多未分類及不知名的禁忌魔法,是魔法的起源。

3. 環境魔法:從古典魔法發展出來的第二門主要魔法,透過專精對水、火、空氣等物質的理解,配合相對應的環境來達到大幅度改變環境重力、溫度、顏色的魔法。三門分支分別為水、火、空氣。

4. 凝塑:即在心中創造出假像,凝聚心力使其成真的過程。古典、環境、境界魔法皆以此方式運作,環境法師或將其改稱為點燃、沸騰。曾有人類學者將此過程比喻為「無視眼前所見,採信心的幻想」。

5. 幻象魔法:和境界魔法同時被發現的現代魔法。以心力創造生命,創造出來的幻象分為已知物種及幻想出來的物種。其心力運作方式「幻化」似乎與凝塑不同,依然是個謎。

6. 境界魔法:謎樣的魔法。一般被人類學者理解為以心力創造出夢境的魔法,其實與夢境有本質上的不同。

7. 讀心:禁忌的古典魔法,利用心力讀取他人的心思,並非百分之百準確。

8. 變心:禁忌的古典魔法,利用心力改變他人的心思,變心者與被變心者的心力強弱直接影響了變心的結果。即使是心力未經開發的人類,自我意識及心防強者也能抵抗變心。

9. 學徒的髮色:法師們專注於心力,肉體相對地衰弱,最明顯的特徵即為白色的髮色,但尚未成為法師的學徒或多或少保有天生的髮色。注意,通常只有髮尾留有髮色。比如蘭即為髮尾金色,髮根白色。

10. 心語:基礎的古典魔法,以心力直接影響他人心力,達到傳達訊息的效果。通常,只有具備心力基礎的法師能察覺到心語。

11. 心防:顧名思義,即用來察覺他人心力干涉的能力,通常用來抵抗古典魔法或境界魔法的。此一能力與心力略有不同,心力越強之法師心防未必越強。

12. 人間:法師們用來稱呼任何群島之外的地方的名詞,通常將其劃分為東、西、南、北、極東、極西。

13. 群島:如同「心」字排列的島群,分別為南方空南島的古典學院、北方三島的環境學院、東方幻島的幻象學院、西方鏡島的境界學院。

14. 空氣魔法:環境魔法的分支,學院位在青之原上。

15. 火魔法:環境魔法的分支,學院位在砂島上。

16. 水魔法:環境魔法的分支,學院位在星湖上。

17. 蒸發:即釋放心力、解除魔法的過程。古典法師直稱為釋放心力,空氣、幻化、境界法師稱之為蒸發心力。

18. 飄浮:基礎的古典魔法,即改變物品重力以達到飄浮於空中的效果。飄浮的強度完全取決於心力,是判別古典法師心力強度的最佳法門。

19. 心寫:進階古典魔法,結合飄浮和心語,使得自己的心思直接反應在紙筆上的魔法。

20. 心力暴走:和心力耗盡相同,心力暴走同樣會致法師於死地;和心力耗盡的窒息而死不同,心力暴走的死因為自殺。心力暴走通常發生在孤獨或憂鬱之法師身上,也就是心力強大的法師。

21. 殘心:進行大型魔法後心力的殘餘。魔法改變物質的本質,但也必須付出代價,殘心正是魔法的代價。殘心有很多名字,因空氣魔法而產生的殘心被稱為風痕、因境界魔法而產生的殘心被稱為境痕。


 

/22000000

  • 0
  • 12
  • 2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