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 第3節

  車子開出希斯洛機場,在傍晚的公路上奔馳。車上音響傳出蒼老的歌聲,我好像聽過這首歌,卻不知道歌手是誰,可能是某個無名女歌手。伴奏裡有口風琴輕快的聲響,沒人知道音響對面的女人到底有多蒼老,還是其實她只是個極其疲憊、有著深色頭髮的女孩。

  里奧納德開過一座堤防,堤防上間隔一致地爬滿了野草,隔壁車道一台廂型車車頂閃著一盞在傍晚中顯得奇怪的小燈。那不是車燈,也還不到開車燈的時候,看起來倒像是在大海中迷失時給予指引的小燈塔。車子這時突然左轉,更靠近了堤防一點,我才看清剛剛那些模糊不清的野草其實是樹。

  左轉之後的公路又有不一樣的風景。堤防上有秩序地站著好幾棵樹,沒有半片葉子的樹,可能是因為一月的倫敦太冷,也可能因為現在是傍晚。一堆烏雲在天際徘徊,低平的屋子在底下佇足,屋簷下橘黃色的燈光閃爍著,和音響裡傳來的歌聲有一種神秘的默契。我閉起眼睛,歌聲在我耳裡變得清晰。

  「我愛上了,太懂愛的人──好像──雨戀了輕風,雨戀了輕風──」

  等我再睜開眼睛,夜色已降臨這城。或許里奧的車燈一直都亮著,只是我現在才得以注意到。車子似乎已接近市中心,我轉頭看向里奧,他的眼睛映著窗外的暮色,沈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我愛上了,不懂愛的人──就像──冬天戀了花,冬天戀了花──」

  我一望向車外,就看到那發亮的數位屏幕廣告,懸在一棟棟哥德式建築中間。現在天色真的已經全黑了,街道和車輛的燈全部亮起,我們彎進了一條蜷曲且隱秘的青石道路上,一間餐廳在我眼前一閃而過,她深綠色的招牌那麼明亮,把我突然從歌聲那股憂鬱中解救了出來──但我其實還是有點害怕。

  車子在倫敦市中心裡行駛,開上了一座橋。我不經意地意會到自己正位於泰晤士河上,我的目光橫越墨色的河流,河面上有一艘小船,只有船尾有盞小燈,遠遠地令人看不清。

  有東西模糊的炸開了。

  一束煙花緩慢且穩定的上升到夜裡,然後在倫敦藍黑色的天空中燦爛地炸開了。我注視著它,一動也不動,金色、紅色在江面上盛開,散落了一湖。

  我想細細欣賞這朵冬花,然而車速太快了。那煙花正往下游去,它從上流飛逝,留下一道長長的白色尾巴。我想叫里奧慢下來,卻捨不得開口。那當下很安靜,使窗外的花發出溫暖和希望。

  「對風的留戀,在窗上拖出──道透明的想念──好像──雨隨風,冬戀花──」

  「就像,風戀花,冬戀花──」

  我回過神來。在那之前,我是站在夾娃娃機前的小孩,被機器裡某種發亮的新奇事物迷的瞪大眼睛、手中拿著僅剩的零錢、把臉貼近玻璃,熱切渴望地,在它離開視線以前,捨不得看向其他地方。

 

下一頁

返回目錄

 

 

最新消息

LINK


 

/23000000

  • 0
  • 0
  • 3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