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 第9節

  里奧帶著昨天兩位女孩和我們在車水馬龍的牛津大圓環會合。從地鐵站走出來時,我並沒有感受到在大城市會有的那種新鮮空氣撲面而來的感覺。倫敦的一切都是灰色的,想劃界線也劃不清。「愛麗絲聽到你要來,本來也要來的。」里奧對我說,我想他在開玩笑。

  我的目光停留在琳娜茶褐色的頭髮上時,她回頭看了我,對我笑,叫了我的名字。

  我們六人興致勃勃地沿著牛津街走,高中生似的大聲笑著,完全不顧他人的眼光。全世界有名字的精品百貨都集結在這條街上了,我們經過一攤賣糖炒栗子的小販,買了一紙杯的栗子分享。N、里奧還有蒂娜走在前頭,艾蜜莉、琳娜和我則跟在後頭。

  「你在幹嘛?」琳娜問我。

  「我掉了一根眼睫毛。」我回答。「可以用來許願。」

  「眼睫毛可以用來許願?」

  「可以呀,妳不知道嗎?」我說,趁著微風把指尖上的眼睫毛吹了出去,希望能讓它飛到天空裡。「只是好玩而已。」

  「你許了什麼願望?」艾蜜莉說。「有實現過?」

  「沒有,大概不是那麼靈驗吧。」我說。「就跟新年願望一樣,沒幾次實現。」

  「說起來,新年也才過不久,現在也還算是新年吧。」

  我們就這樣沿著街道一直走,隨口聊著、走著、呼吸著,我說起在場沒有人聽過的趣事或秘密。沒有人問起目的地,我想也沒有人知道,或許是牛津街的盡頭吧,如果這條街沒有盡頭的話,我們就會一直走到深夜、凌晨、黎明、直到整座天空變為銀色為止。

  「你們想知道怎麼用克羅埃希雅語說新年快樂嗎?」琳娜高聲問道。

  「好啊。」N轉過頭來,他停下腳步,我們便在原地靜候琳娜揭曉謎底。

  「Sretna Nova godina!」

  我們都試了,N講得還不錯,其他人包括我則是說得一團糟。我又試了一遍,全部人都笑了,我也忍不住笑了。

  經過一間百貨公司時,琳娜和艾蜜莉想進去逛一逛,N也贊成。但我們手上已提著大袋小袋,於是我和里奧、蒂娜在外頭吹風顧東西,N則陪二名女孩進去逛。

  我們並沒有在外頭等很久,他們什麼也沒有買就出來了。我下意識地看了看手錶,下午三點。

  「久等了,三位。」N望向我。「傑克,趕時間嗎?」

  「沒有,我只是──」

  「各位,仔細聽。」艾蜜莉打斷我,嚴肅地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宣布,然後用克羅埃希亞語對我們說新年快樂。「哈哈,哦,老天。」我們為了這事在人行道上笑到快缺氧了。我笑到左胸都痛起來了,這是我的老毛病。

  我的手臂上突然傳來一陣溫軟的觸感,琳娜挽住我的手,她挽的方式非常柔軟且私密,難以察覺。我略感驚訝地低頭看她,我們一行人繼續往前走,她小鳥般的笑聲在我耳畔,牛津街細微地幾乎感受不到的陽光照在我們臉上。

  這時,我抬頭望向天空,倫敦白色的天空像顏料,在灰色的心底唰地一聲撥灑開來。

  「各位,今天是禮拜一,我們今天晚上要去琳娜的送別派對。」里奧說。「你們想要哪一種雞尾酒?莫希托或是海鷗?」蒂娜問。

  「你會來嗎?」琳娜問我,我說會。

 

 

下一頁

返回目錄

 

最新消息

LINK


 

/23000000

  • 0
  • 7
  • 3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