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 第16節

  N站在那裡,用一種從未在他臉上出現過的眼神,朝著一名非常纖細的金髮女孩望去。她身穿制服,應該是店裡的店員。我原本害怕自己必須跟他打招呼,但隨即發現他根本不會注意到我。

  那女店員在排書。N正試著突破一道界線,他手上拿著一本翻開的書,心思卻不在其上。那纖細的金髮女孩就在他前方不遠處,他們之間隔著二座書架,她並不高,N應該是很難看見她。他是借著那極細微的腳步聲來確定她的方位,又或是她身上的氣息,我不得而知。或許幾天前書架上有幾本書售出了,她還來不及補貨,他就透過那些書本間留下的空隙捕捉她一片衣角。

  她有一頭沙灘波浪狀的捲髮,那種金色的柔順髮質會令人以為她頭髮溼了,可能是剛洗過澡或是剛從泳池出來。她的眼睛揭曉了答案──她一定是在陽光明媚、更溫暖的地方長大的,才會有那麼藍的眼睛。那是一種冰藍色,只有貓才會有的那種、令人忘記呼吸的青藍瞳孔。她修長的眉毛貼切地裝飾在眼睛之上,高聳的眉骨使她有了一種英氣蓬勃的明亮氣息。看到這樣的人,你不會想到被雨淋濕的天空藍或海藍,也不會想到鮮紅怒放的野玫瑰,而是自然而然地想到她的笑容。

 

  從我這個角度遠遠地看過去,可以發現一件有趣的事:N和那女孩始終維持一種微妙的平衡,朝同一方向慢慢移動,即使中間隔了書架。我可以感覺到他非常小心翼翼,腳步輕盈,惟恐她和他之間那條繫住兩人的隱形絲線會受到絲毫的拉扯而斷掉。但他似乎也不願她發現他,是以整間偌大的書店除了他努力維持的那條線,其它一無所有。他就這樣跳著自己的華爾滋,只為了她恰巧駐足兩本沒擺好的小說之間的空隙,或是她蹲下擺書時看她那麼一眼而不被發現。

 

  我不想再看,也不敢上樓,樓上有著我記憶裡的愛情幻影,活生生地站在那裡,在那陌生女子身上有太多她的影子,如果說這世上能找到更相像的兩人,我無法相信。在我內心那個已成為偶爾迫近的記憶,無聲無息的存在,現在又重現在眼前了。那個眼神,那早已沉默的紅唇再次出聲,在我腦海裡重覆過千萬遍的細語,此時此刻在我耳旁嘆息。

  她的靈魂比我更像我自己的。對我而言,她的存在是難以言喻且無所不在的。我曾經相信把過去和對未來的憧憬抓在一起,用力地沖刷便能使我痛恨她。但是—但是,幾分鐘前,當我看到樓上的陌生女子,她的聲音便浮現了,活生生地在那,不停地提醒我她的存在是不可磨滅的,而我愛情的幻影,是不可改變、不可逆轉、不可避免的!但是她──但是她──

 

  就在我終於下定決心離開這安靜的書店時,那女店員的手機突然響了。她不好意思地四處張望了一下,N嚇得趕緊蹲下。那金髮女孩放下手中原本要上架的書,背靠著書架開始講起電話來了。

  而那名被驚嚇拉出思緒的黑髮男子再也無力站起。他側身、面對一個特殊的方向,然後把臉頰靠在書架上,就像情人在爐火前互相依偎著肩膀,他正閉著眼睛,試著突破在他的內心裡微不足道,在現實裡卻似乎遙不可及的書架。

 

 

下一頁

返回目錄

 

最新消息

LINK


 

/23000000

  • 0
  • 6
  • 3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