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 第12節

  我上了夜班公車,因為酒勁而有點不穩地爬上巴士上層。我坐在窗旁,透過車窗可以居高臨下地看外頭街景流過。

  車子經過泰晤士河時,我突然想下車,於是我按了下車鈴,在查令十字附近下車。我步行回到科芬爾,想看看科芬爾花園是不是還亮著。走著走著我不經意地又經過了那間地下酒吧,門口只剩下看門人。

  「先生,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嗎?」

  「沒事,謝謝。」

  我一個人走在午夜的倫敦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從科芬爾一路步行到千禧橋上,整個倫敦市中心靜無一人,泰晤士河悠悠地在流淌,但是我沒那個心情,我純粹只是想一個人靜一靜。

  我在倫敦眼不遠處的一張鐵椅坐下,椅子上還全是未乾的雨水,我也不管那麼多,直接一屁股坐下。三點的倫敦簡直比紐約還冷,這也太冷了…我一直觀察著河對岸的金色雕像,看起來像張弓的金色天使,我就這樣一直盯著她看…倫敦眼前沒有半個人,真的沒人,真希望有個人能在這附近…我繼續觀察著河對岸的那座金色雕像,不去看河上映著稀疏的橋燈光影,整座城市靜到沒有光亮,只有那座金色雕像,我猜是管理員忘記把燈關上,依然被底下的台燈照的發亮,我看著金色天使,什麼都不去想。

  正當我終於安心地能夠沉沉睡去時,倫敦塔的鐘聲穿過一整座夜半的城市,穿過無數睡夢中的人們,傳到我的耳朵裡,我馬上驚醒。

 

  當我帶著一點罪惡和興奮感在倫敦眼前那片無數人曾經駐足拍照的草皮上撒尿時,突然瞥見幾個人影在倫敦橋上走動著…我勉強看了一下手錶,現在是五點,辛勤的人們已經起床,我試著避開他們,但是另一邊有名穿著西裝的傢伙,我被不停地逼退,整條河岸被早起的人們佔領,我最後躲進倫敦水族館附近一間還沒開店的日式料理店,就靠在門前,憑著那微弱的門燈,想取得一點溫暖,等待黎明…清晨的倫敦,真是冷極了。

 

  回家的路上我經過一間剛開張的甜品店,好心的店員小姐對狼狽不堪的我招了招手。我蹣跚走近,她高興地遞給我一杯昨天沒賣完的新鮮草莓。

 

 

下一頁

返回目錄

 

最新消息

LINK


 

/23000000

  • 0
  • 0
  • 3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