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 第14節

Friday

  倫敦的白天和夜晚相當不同,如果傍晚的夜色染黑了原本陰暗的天空,使整座城市顯得燦爛的話,那白天的清晨,便始終瀰漫著一股不深的憂鬱。這裡灰色的氧氣容易使人患上呼吸道疾病,咳嗽不停直到整顆肺都變成透明。

  淺灰的天空其實是白藍色的,只是冬季使得陽光變得稀少。清晨的空氣十分清新,這座過去的霧都,處在一種天還未亮的氛圍裡。如今霧氣散去,留下那些上一世紀的建築靜靜地佇立在車潮人潮川流不息的街道上。整座冬天的倫敦──如果有人從遠處看的話,或許會被誤認成一座滿佈暮色的森林。

  此刻我又漫步在牛津街上,這次陪伴我的只有愛麗絲。今天早上十點左右我接到她的來電,電話中她輕聲地問我要不要陪她逛街──聲音聽起來像是才剛起床。她要替昨天剛寄到的筆記型電腦買保護殼,也想去舞蹈用品店;她一個人住在國王十字火車站附近,需要採購一些家用品。我說好。

  我們隨興地逛了牛津街上幾間商店百貨。沒多久我就露出疲態,大概是因為昨晚的酒精吧。我們買到了筆電外殼,在我們即將進入一間舞蹈用品店前,愛麗絲貼心地指出街邊一間咖啡店,問我要不要在那裡等她,她想買雙舞鞋和暖身用的暖腰。

  我點了咖啡店裡的招牌「巧克力咖啡」。這間店和其它任何連鎖咖啡店一樣,點完後直接結帳。不知怎麼的我的信用卡突然刷不了,身上又沒帶現金。我尷尬地問店員最近的提款機在哪,但她只是對我笑了一下──

  「沒關係,請你喝!」她接著把一塊餅乾擺在白色的咖啡碟子上並遞給我。我告訴她我明天一定會回來,她只是笑笑,沒有回答。

  我在窗邊坐了下來。咖啡嚐起來像是摩卡,又像是卡布其諾,裡面加了黑色巧克力豆,有些還沒融化,一攪拌咖啡就飄浮了起來。我拿起報紙讀了大約半小時,依舊不見愛麗絲的蹤影。有一羣白色的鳥和黑色的鳥在外頭飛著,我開始在餐巾紙上亂畫

  今晚: 一小段的晴朗天氣,晚間多雲,最高6度,最低1度

  明天: 大概都是多雲

  最低0度

  下周四: ☼

  愛麗絲─N─巧克力咖啡

  昨晚大概又做夢了,卻無法記起。

  昨天、今天、明天,

  真希望能像鳥一樣飛,我可以像魚一樣游泳,在雨中行走,卻不能飛,如果我能的話,一定飛到我不再想起妳的那一天

  很久沒寫日記了,來這有一段時間了吧?天空好白—離我好遠

  妳根本不知道

  我想被原諒

  但是我很害怕

  我值得嗎?

  我想被原諒

  我不能。我想原諒

  但是我…

  我孤獨太久了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

  去原諒

  或是被原諒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不想迷失自我

  我…

  我不知道

  因為我很害怕

  告訴我原諒是可能的嗎?

  我…值得被原諒嗎?

  我想被原諒

  我想被原諒

  我想被原諒

  我想被原諒

  我想被原諒

  被妳原諒

  被我自己

  明天就是昨天。

  ‘孤獨令人變老’因為孤獨會拉長時間?

  只剩下兩行了。

  妳說呢?

 

  我突然想起那則在科芬爾花園裡被討論過的新聞,有人被打瞎的那一則,翻了翻報紙卻找不到,大概是早被忘了吧。

  我再度看著自己映在窗戶上的臉,想要找到一些勇氣。我看到愛麗絲的身影,她走在外頭看起來快要下雪的街道,朝我這走來。我把餐巾紙揉成一團,塞進口袋裡,然後站起身來。

 

 

下一頁

返回目錄

 

最新消息

LINK


 

/23000000

  • 0
  • 5
  • 29,952

© 2020 Nero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