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 第7節

Monday

  倫敦清晨的冷冽,是光禿樹枝上殘留的昨夜雨水,和路旁車窗上的薄霜—車屬於某位大學生。我走在里奧的大學裡,我其實只是漫無目的地亂逛,卻假裝自己正走向某個目的地。我想著下午要逛知名的牛津街,又想著昨晚的音樂劇。昨晚我和琳娜聊了一會,平時在舞台劇演到一半時講話是挺失禮的,但里奧訂了包廂。琳娜和我一樣是旅人,她的朋友蒂娜一年前和里奧認識,這次重聚似乎是里奧邀請她加入他導的新電影,當然,試鏡還是需要的。琳娜的家鄉位在一座炎熱的蔚藍海岸旁,橄欖色的皮膚、茶褐色的直髮和棕色的眼眸。琳娜其實是她的小名,當時台上已唱到最後一幕,掌聲隨即蓋過了我的話聲,後來我也沒機會再問她的本名。

  我走上一條風吹時還會落葉的道路,決定打電話問琳娜下午要不要一起來。她答應了,並補充說里奧其實已經問過她了。

  我在通往學生餐廳的走廊上講電話,透過一扇文藝復興式的窗戶我看見外頭蕭瑟的中庭廣場:白色的天空像雪,片片灰雲是人踩過的痕跡,N正坐在一棵蒼白的梧桐樹下,樹旁有一張空著的桌球桌。

  我當時第一個想到的形容詞就是雕像,他正用一種既寂寥又熱切的眼神看著不遠處學生餐廳窗戶內的情景。但我想他看的不是那窗戶,而是在想昨夜發生的事。

  於是,我推開玻璃大門走入地面還未全乾的倫敦裡──N立刻注意到我,他對我露出微笑,黑色眼眸有一點來不及褪去的細微情感。

  「嘿,傑克!」他迅速地站起身來和我握手。「昨晚的音樂劇怎麼樣?你介意我叫你J嗎?還是詹姆士?」

  「都可以。音樂劇還不錯。」我說。「老實說,我沒怎麼認真看。」

  那深邃的像海的雙眸,埋藏了倫敦一整夜的情緒。

  N笑了。「我還以為你喜歡舞台,不喜歡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笑著對我說。

  「對了,你昨晚也在查令十字街附近?」

  「沒有。」

  「應該是我看錯了。」我接著說。「今天下午要去牛津街嗎?里奧說你也要來。」

  就在這時,一名看起來剛下課的金髮女郎走進了我的視線。她朝我們走近,蜂蜜色的直髮散落在胸前,參雜著太陽灑在麥子上的輕金色,矢車菊藍的雙眼在和我眼神交會時狡黠的笑了。

  「哈囉,我是艾蜜莉。」她走到N身旁並和我握手,那一隻右手非常柔軟。「而這是N,我想應該不用再介紹了。」

  N接口。「艾蜜莉,這是傑克;傑克,這是艾蜜莉,我的情婦兼鋼琴老師,我想應該不用再介紹了。」

  艾蜜莉瞪了他一下,這樣的氣氛我卻不覺得尷尬,因為我們全都笑了。有些笑聲聽起來讓人開心,是為了什麼而笑並不重要,只要那是真心的笑。艾蜜莉笑得像串風鈴,N的眼裡閃爍著某種光芒,或許是他的笑容讓她傾心的。在這淡白的英倫初冬,時間稍微慢了一點,真誠的笑聲為風中的話語上了暖色。

 

 

下一頁

返回目錄

 

 

最新消息

LINK


 

/23000000

  • 0
  • 0
  • 3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