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倫敦死去的台灣少女

 倫敦街上空蕩蕩的,微涼的暮夜,一間間辦公室裡的燈亮著,裡頭卻沒人。

 我一個人走著,在一張木椅旁停下來綁鞋帶。舉目無人,我原本想坐下來一會,卻不敢,在害怕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在這種天氣裡,一定有某個人在這一秒死了,卻沒人知道。我經過了一座公園,公園裡的湖乾了,樹枝上掛著風吹來的白色塑膠袋。我繼續走,走到了地鐵站附近的一條街,有個男人停在街邊撒尿。一輛快速行駛的車在遠處咆哮,我跑著過了馬路。一名老女人的雨傘掉到地上,她停下腳步,緩緩地彎腰撿起。

 我進了地鐵站,搭地鐵前往泰晤士河南岸。我下了車,跟著人群朝出口方向走去。我遠遠地聽到一聲尖叫聲,接著看見一名站在月台上的女人,她的左手臂被地鐵車門牢牢夾住,她尖叫:「媽媽!」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車門就再次打開了。那女人和她的朋友迅速地上了車,地鐵毫不留情地從我身旁快速駛過。

 她大概是想在最後一刻衝上車,才會發生這種事。我回想那女人的朋友群之中似乎沒有像是她母親的人。

 我出了站,地鐵站總共有九個出口,我隨便選了一個。

 這長長的出口隧道裡只有我和前面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我遠遠地跟在他後頭,在他之後才出了隧道。

 他停在出口處,像是在確認方位,然後才消失在街角。

 我經過了一間打烊的超市,裡頭自助結帳機器的紅光詭異地透了出來。黑暗中,商品靜靜地躺在架上。

 這夜晚安靜得充滿了死亡的意識,真讓人不知所措。我不安地走到另一座地鐵站,一名奇裝異服打扮的男人突然從地鐵站裡走了出來,準備去參加某個面具狂歡舞會。

 我又搭上了另一班地鐵前往滑鐵盧中央車站,我必須去個人多的地方。

 在地鐵上,我看見一則貼著無助女人照片的廣告。那是一則為遊民募款的趣味廣告:

 無家可歸的克羅伊今晚有三種選擇:╱自殘以便睡在醫院的病床上╱犯罪睡在監獄的床裡╱睡在某個男人家裡的床上╱或是,你也可以捐錢幫助她!

 我在滑鐵盧地鐵站下了車。出站時,我看見一名紅著眼眶的男人在角落和一名背對我的女人吵架。克羅伊當然還有第四種選擇。我搭上了滑鐵盧地鐵站通往滑鐵盧火車站的電扶梯。

 電扶梯上有點擠,我突然很害怕,突然想自己是不是該轉頭回家。這城市的溫柔實在太少了,每個人赤裸地奔跑、大吼著,只為了在今晚有個地方睡覺。

 我深怕會在今晚死去,我很害怕,以至於我在感覺到身後有人正撫摸著我的小腿時我嚇得轉過頭來。

 那是一名小小女孩,她的頭無意間靠在我的小腿上,身後的媽媽正忙著照顧一旁的姊姊而沒空顧及她。

 我對她笑了,我真希望她永遠不要長大。

 

寫於2015.冬.倫敦

(2016.林榮三文學獎作品)


 

/22000000

  • 0
  • 12
  • 23,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