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蟲蘋果夢

第4頁

 「是為了崇高的理想所必要的犧牲吶,你懂嗎?」

 「我已經說了,我先去演練,然後再看看。」

 夕陽落下後就是幻島的春天了。因為溫度由冷轉熱的關係,幻島的夜是紺青色的。

 煌和伊並肩走在青色的夜裡,往幻山的山南處前進。山南處是幻溪的源頭,許多法師的石閣所在,也是大魔法師風曾經居住過的地方。

 「是嘛,我覺得你不太可靠吶。」

 可是那樣,和蘭的計劃有什麼不同?

 煌的心猶豫不決。

 「吶,那是什麼?」

 夜色之中的前方突然亮起了一點光亮。

 「說不定是鬼火哦。」

 煌嚇唬似地說,幸好在這種時刻誰也看不到他臉上的笑容。

 「是就好了。」

 兩人朝光亮處前進。

 在溪流畔玩耍的是一群幻象學徒,而光亮則來自於一名學徒手中的螢火蟲。

 一名女孩首先注意到了兩人的存在。

 「煌?」

 「啊,又見面了。」

 螢火蟲的光亮映在綾的側臉上。「你來幻島了。」

 「是啊。」

 煌點點頭。「恭喜妳成為幻象學徒。」

 「你找到你想找的人了嗎?」

 綾看了煌身旁的伊一眼。

 「找到了。」煌有點尷尬地回答。「呃,我們要去大魔法師風‧卡瑟幽的故居,妳知道在哪嗎?」

 綾迷惘地看著煌。

 「大魔法師?」

 「卡瑟幽……是誰啊?」

 這時候,綾的同伴也注意到了兩名陌生的大人。

 「我們在找那個幻湖,你們知道在哪吧?」

 伊接口說。

 「啊,這我知道,在那個方向。」

 一名幻象學徒朝溪的彼方指了指。

 「原來如此,謝謝你們。」

 煌向學徒們微笑。「那我們先走了。」

 煌看向綾。「謝謝妳,綾,回頭見了。」

 綾點了點頭。「拜拜。」

 

7

 「想不到妳還幫了忙啊。」

 「哼。」

 兩人往溪流的彼方前進,和學徒們拉開了距離。

 「妳怎麼知道叫作幻湖?」

 「他的幻象筆記上有寫,自己住過的地方只剩下一道諷刺的幻痕……空氣筆記裡又寫到,那道幻痕被人稱作了幻湖。」

 「空氣筆記?」

 「對啊。」

 「妳找到了他的空氣筆記?」

 「在春幻閣裡找到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幻島上……呐,想看嗎?」

 煌沒有回答。

 「別裝了,就知道你想看。」

 伊開心地說。「等我看完就給你,說不定你也能造出三十年不滅的風痕呢。」

 「嗯,謝了。」

 過了一會,煌終於出聲回答。

 山道兩旁山丁香盛開著,在藍夜中顯得鈷藍。也不知道是原本的山丁香藍,還是被夜染了顏色。

 「我帶你們去吧。」

 後頭傳來了話聲,綾追了上來。

 「可以嗎?」

 「可以。」

 「吶,帶路的工作就交給妳拉,至少比這個人可靠一點。」

 「往這個方向走。」

 就這樣,兩人跟著綾的腳步朝佈滿山丁香的彼方前進。

 「你們剛剛在幹嘛?」

 伊向綾提問。

 「有個男生說他可以幻化出螢火蟲,女生都很想看,所以我就去看看。」

 「所以那隻螢火蟲是幻象?難怪那麼亮。」

 「我的名字是綾。」

 綾對伊說。

 「我叫伊。」

 伊隨隨便便地回答。

 「伊姐姐是煌的戀人?」

 「妳說什麼?姐姐……才不是呢。」

 伊臉紅了。

 反正,在這藍夜裡,誰也看不到。

 「不是啦。」

 煌笑著對綾說。

 「哦,不是嗎。」

 「呿,在哪裡,那個幻痕,走快點啦。」

 「你們為什麼要找幻痕?是為了研究魔法嗎?」

 「不是,只是想看看──」

 「當然是為了找到大魔法師。」

 伊回答。

 「大魔法師?那是誰?」

 「妳不知道風‧卡瑟幽嗎?」

 煌問。

 綾搖搖頭。

 「這個幻痕是他創造出來的,他曾經是最強大的法師,不過後來被放逐離開了群島。」

 伊接口。「你跟你朋友聊天時不會聊到嗎?這麼有趣的話題。不會想要去人間找他嗎?」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的名字。」

 伊沉默地點了點頭。「是嗎,那你跟你朋友都聊什麼?」

 「常常聊的就是喜歡誰,討厭誰,想要當誰的戀人……之類的戀愛話題。」

 「真無聊。」

 「我覺得女生都蠻笨的。」

 綾突然說。「我喜歡跟男生交朋友……不過最近他們也慢慢變了。」

 煌笑了。「卡瑟幽離開群島也有點久了,沒聽過也沒什麼。」

 「不過,伊姐姐為什麼要去人間找他呢?」

 「都說了不是姐姐了。」

 伊又臉紅了。「當然是因為想要知道讓魔法成真的秘密。」

 「不會很麻煩嗎?」

 「才不會,就跟妳學幻象魔法一樣啊。」

 「我就覺得學幻象魔法有點麻煩,跟想像中的有點不一樣。」

 那妳為什麼要學魔法?

 問題到了嘴邊,煌把問題吞了回去。

 「不要學幻象不就好了。」

 伊理所當然地說。「來鏡島學境界,我可以教妳呐。」

 「有趣的話啦。」

 「呐,境界比幻象有趣多了,對吧?」

 煌感受到了伊的視線,他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三人轉過了山坳,來到了一段漸漸寬敞的下坡路。

 綾疑惑地看著煌。「哼──那跟空氣魔法比起來呢?」

 「是很不一樣的東西。」

 「伊姐姐是導師嗎?招生會時都沒有境界的導師呢,大家都說境界法師是一群不切實際的書呆子。」

 伊啐了一口。「不用理那些笨蛋。妳知道境界魔法是什麼嗎?」

 綾搖了搖頭。

 「我也想知道。」

 煌插嘴。

 「境界就是──把現實變成魔法,把魔法變成現實的一種魔法。在現實中不能達成的事,在境界中可以達成。」

 「比如說怎樣的事?」

 「比如說吶,在現實中學幻象魔法一定要花很多時間,在境界裡就不用,隨時隨地都能召喚出幻象。」

 伊想了一下。「又比如說,在現實中妳想要創造出幻象生命一定要付出代價,在境界裡就不用,不是很好嗎?」

 「那些是真的嗎?」

 煌這樣問道。

 是在問誰呢?她?神?還是問自己?

 「那不是重點啦。」

 「那重點是什麼?」

 「……那我問你,現實中的幻象是真的嗎?」

 煌一下子回答不出來。

 「哼──原來境界是這樣的魔法啊。」

 綾的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我覺得妳可以再試試看幻象。」

 煌突然對綾這樣說。「妳現在剛開始學而已,可能不適應,我相信妳以後會漸入佳境。」

 伊瞪大眼睛。「什──」

 「可是我覺得境界好像蠻有趣的。」

 綾回答。

「啊,前面就是了。」

 出現在三人眼前的是一座被楓樹緊緊圍繞的紅緋色的湖。

 煌抬起頭。

 「下雨了。」

 被幾點雨淋濕了。

 「別管了,走吧。」

 煌跟在伊和綾後頭走下山坡,往環繞的楓樹處前進。

 走近樹林時,雨停了。

 濃密的楓葉遮蔽了三人,成了三人的葉傘。

 又走了幾步,來到了一塊楓葉無法完全遮蔽他們的空地。煌往谷裡湖的方向望去,兩棵楓樹的枝葉在半空中交會,構成了一小塊橢圓形的空。而在那「 」中雨滴很明顯地被湖所散發出的光芒給照了出來,就像下雪一樣。

 看到這一幕,煌彷彿忘卻了心中的問題。

 「這裡就是卡瑟幽曾經住過的地方嗎?」

 「如果是說幻痕的話,就是這裡了。」

 僅管下著雨,湖卻是平靜的。

 「有辦法穿過樹再靠近一點嗎?」

 「不行,湖很危險啦,進到裡頭的幻象都消失了。」

 綾說。「老師說這些樹是特別種的,是為了防止學徒們走進去,雖然還不知道對人會不會有影響……」

 「你們看那些雨滴。」

 雨滴在能接觸到湖面之前發出微弱的光芒,然後有如流星逝去般消失了。

 伊注視著湖,檸檬色的雙眸混入了一點淡金。「果然就是這裡了。」

 「為什麼?」

 「筆記裡說,他在自己住的石閣湮滅後,為了不讓心力爆走所以把時間延長了,以拖延幻象和現實互相湮滅時所產生的能量……也就是說在那座湖裡此時還有他的心力在湮滅,也就是說那座湖就是原本的石閣的所在。」

 伊對煌說。「也就是說……只要能進去,或許就能知道他創造幻象的秘密。」

 煌搖搖頭。「還是不要進去了。」

 「為什麼不要?」

 「妳想知道的也不是他的幻象魔法吧。」

 「你就是這樣,一點都不相信感覺。」

 兩人之間似乎有點尷尬。

 「伊姐姐,妳說妳要教我境界魔法,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還用說嗎。」

 伊回答。「反正學院也不管學徒的事,妳來了,就由我教妳吧。」

 「那我跟我的導師說過之後,就去鏡島好了。」

 楓葉很綠,湖很紅,雨既白且柔,這些構成了幻島之暮雨。

 地上躺著一只提早紅的楓葉,或許是不願等待秋天。

 

8

 蘋果樹花開了又謝,在人間,蘋果樹三年結一次果實,在心之庭,蘋果樹每開花三次便有可能結果。

 心之庭的樹和島上其它植物一樣在一天內重生並死去,然而這裡的樹種枯萎之後會定期陷入「冬眠」的錯覺,幾天後才會再次茂盛,當一種樹種過完了「四季」等待「明年」,另一種樹種便會重生。

 而這使得心之庭的樣貌千變萬化,白天滿天的楊花,到了夜晚可能變成盛開的梅;紅楓茂盛時的心之庭是一個端正的「心」,白楓重生時則是較為潦草的一顆「心」。

 在這裡,沒有季節,也沒有時間。當冬天過去了,春天便到來。

 今天不是結果的季節。蘋果樹的葉黃了,滿地的黃雪,有如一片黃色草原。

 「來幻島,為什麼?」

 零這樣問他。

 「恩,因為伊想來找資料。」

 「找到想找的資料了嗎?」

 「應該……找到了。」

 兩人在蘋果樹下穿梭,朝心之庭的中央雪庭前進。

 「你決定要幫萩夏了?」

 煌看著零,猶豫了。

 「大概吧。」

 「如果我說我還不確定,妳會生氣嗎?」

 「不會。」

 「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可以。」

 「如果妳是我,妳會怎麼做?」

 零停下了腳步。

 這是煌第一次在她眼裡看見惘然。

 「我不知道。」

 她輕輕地說。

 


 

/22000000

  • 0
  • 61
  • 25,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