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痕

第1頁

 「如果累了,那就回家吧。」

 「我沒有家。」

 

0

 風帆船駛進了兩座岬角之間,沿著空流道一路往北前進。岬角的岩壁被風經年累月的刷,光滑的有如一面鏡子。

 甲板上,煌剛剛由另一名空氣法師接替下來,坐在一堆上岸時要用的纜繩旁休息。

 從幻島的碎珀港出航後,景色由秋漸漸轉藍。現在,岬角遮住了部份的日光,淺藍的大海變成了深藍。

 女孩從船艙裡探出頭,那一頭黑色的短髮很是顯眼。她發現了煌,朝他走了過來。

 船身搖晃著,但女孩絲毫不受重力的影響,輕飄飄地來到了他的身前。

 「還習慣嗎?這段風道風力不強,所以船比較不穩,到了空道之後會比較穩一點。」

 他先開口了。

 零點了點頭。「謝謝你讓我一起來。」

 「不會。」

 煌搖了搖頭。「不過,真的沒關係嗎?」

 「沒關係。」

 萩夏死了之後,零說出了風的所在。伊絲回了鏡島收拾行李,而他則搭上這艘通往青之原的船。

 在碎珀港,零提出了和他一同去人間尋找風的要求。

 就他自己的私心來說當然是好,可是那零的學業怎麼辦?可是……

 把魔法學到最好,然後呢?像萩夏一樣死去嗎?像風‧卡瑟幽一樣消失嗎?

 於是,他答應了她。

 「零有去過人間嗎?」

 零點了點頭。

 「恩,那就好,西方我倒是沒去過呢,也不知道風‧卡瑟幽是不是還活著……」

 根據零轉述萩夏所言,風就在人間西方的一座島上。

 「零是從人間來的嗎?」

 煌遲疑了一下,問出了自己心中長久的疑問。

 「不是,我的家在鏡島。」

 「啊,這麼說,妳的家人是境界法師?」

 零點了點頭。

 煌愣了一會,然後笑了。

 「為什麼笑?」

 「沒什麼,我只是想──要是伊絲知道,鐵定會很高興。」

 煌回答。「等我們到了鏡島和她會合,我再介紹妳們多認識,到時候妳也可以回家一趟。」

 「恩。」

 零回答,轉頭望向船弦外琉璃色的岬角。

 海風吹過,掠起了她的短髮,彷彿一隻風中的燕子,那麼自由,那麼無枝可依。

 此時船早已駛遠了幻島,而他的心還留在心之庭。

 「萩夏的事,對不起。」

 過了一會,他對零這樣說。

 「不會。」

 零轉過頭來注視著他,銀色的眼裡沒有透露一絲情感。「謝謝你。」

 「不……我也只是做我該做的事,並借此得到風的情報而已。」

 零默不作聲。

 「如果我們真能找到風,零想要許什麼樣的願望?」

 學徒之間傳說著,誰能找到大魔法師風‧卡瑟幽,大魔法師就會替那人完成一個願望。

 僅管煌早已隱約察覺到,這樣的幻想可能不是真的。

 「我不知道。」

 零搖了搖頭。

 「是嗎。那趁我們找到他之前的這段時間,妳趕快想一想吧。」

 穿過長長的岬角,就是空流道的分歧點了。甲板上,三名空氣法師將心力轉向,大船緩緩駛上了空道,和流道漸漸分離。

 由水魔法沸騰而產生的「流道」通往星湖,而蒼青色的「空道」則指引著煌歸鄉的道路。

 

1

 抵達青之原是隔天早上的事。

 零和煌下了船,來到了一座淡青色的沙灘上。

 放眼望去,沙灘上一棵植物也沒有。因為再往北邊去,就是風漠了。

 煌對零微笑,兩人隨著空氣法師們三三兩兩地朝位於島南的學院前進。

 星湖島、青之原島、砂島三座北方的島嶼組成了環境學院,其中位處中間偏南的星湖島最大,水學院也擁有最多的學徒。西北的砂島和西南的青之原面向大洋,兩座島的面積雖然只有幻島的一半,但學徒卻比幻島來得多一些。

 由於位在北方,北方三島的天然氣候較南方的空南島溫暖了許多,再加上三座島的氣候都由環境法師控制著,因此是許多見習生除了古典學院之外的首選。

 當然,也是因為環境魔法強大。

 自己當初為什麼而選擇了這裡?

 煌一邊走,一邊想著,歸鄉的喜悅和陌生的疑惑同時充斥在他的心裡。

 距離上次回來也過了將近二年,眼前小麥色的陽光和海風的觸感和他離開時是一樣的,但自己似乎變得有點那麼不一樣了。

 

 空氣學院位於青之原南方的大溪谷裡。映入兩人眼簾的先是一片青色的竹林,然後才是溪谷中的學院。

 「小心腳底,從這裡開始下坡路的有點滑。」

 煌對走在身旁的女孩說。

 零點點頭。

 兩人沿著通往學院的碎青石道行走,道路非常隱密,中途甚至好幾次和溪流交錯在一起,不過這對於煌來說已是家常便飯──

 他越過了溪流。轉過身來,她還在溪流的彼岸。

 他朝她伸出手,幫助她越過了小溪。

 越過一道又一道竹幕,兩人腳下的溪越來越淺。路邊突然出現了一叢叢白花,白花的枝幹細且長,因為風吹而彎曲著。

 順著白花所指的方向望去,便能望見幽谷之中的空氣學院。學院透明的玻璃屋頂在陽光下彷彿一片巨大的純白色羽毛。

 來到了學院的大門口

 「下課後去射箭吧?」

 「過幾天就是風舞了,你不用練習嗎?」

 「沒關係啦,就是因為要風舞了,才要把握時間啊。」

 一進了學院的校門,煌和零頓時陷入了熙來攘往的學徒群裡。和幻象學徒不同,大部份的環境學徒很早便開始實際凝塑心力。有些學徒才成年沒多久頭髮便已半白,零的黑髮因此顯得顯眼。

 聽見了學徒的話語,煌才想起了原來此時應是風舞的時節。在幻島過了一把沒有季節的日子,他倒忘了家鄉的季節。

 「零怕冷嗎?」

 煌問零,兩人正往學院的住宿區前進。

 「不怕。」

 「那就好。」

 也對,空南島都比這裡冷多了。

 煌因為自己愚蠢的問題而笑出聲。

 「為什麼?」

 「因為再過幾天就是風舞了,風舞是青之原轉換季節的日子,一過了風舞,就會突然變得很冷。不過再怎麼冷也比不上空南島就是了。」

 「恩。」零點點頭。

 「覺得青之原怎麼樣?」

 「我不知道。」

 煌望向零。「放行李之後我們到處逛逛吧。」

 兩人轉了個彎,眼前又是一座小水池。兩人踩著玻璃石過了水池,來到了空氣學院的後庭。

 「就是這裡了。」

 煌在家門前停下了腳步,敲了敲門,然後輕輕鬆鬆地便推開了門。

 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景像,桌上還留有他離去時沒有帶走的風笛,屋裡積了不少灰塵。

 「這就是我住的地方。」

 煌對零說。「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打掃一下。」

 零點了點頭,退到了外頭。

 煌凝塑心力,在屋裡吹起了微風。這不是他第一次把風律用作打掃用途,但自從第一次失敗並把家裡吹的東倒西歪之後,他就沒有再試過。

 然而,這一次,他有了成功的信心。

 過了一會,房間裡的灰塵在一陣旋風中被捲出了房間。

 「啊!」

 房外傳來零的叫聲。

 「怎麼了?」

 煌快步走出房外,只見零還好好地站在原地。

 「沒關……哈啾!」

 零打了個噴嚏,然後又恢復成一如往常的模樣,注視著煌。

 煌注意到零的頭髮上掛了一絲塵灰。他伸出手,輕輕地把塵灰取了下來。

 「不好意思,打掃的時候不小心。」

 「沒關係。」

 煌提起零的行李,跟在零身後進了屋子。

 「來這邊。」

 煌領著零到了客房,把行李放在門外。零轉過身來,和站在門外的煌相對而視。

 「我晚點會去拜訪我的老師,零要一起來嗎?」

 「好。」

 零把衣服上的一根不知道從哪來的羽毛取了下來。

 「……要洗個澡嗎?」

 煌對零說。

 「恩。」

 零回答。

 

 淙淙的水聲從浴室裡頭傳來。

 一身行裝還沒來得及換下來,煌來到小廚房裡泡起了茶。兩年前留在無風櫥櫃裡的茶葉此時派上了用場。

 直到現在,他的心中還是沒有「我回來了!」的真實感。

 兩年前離開時,並沒有太太多留戀,甚至曾經一度相信自己或許不會再回來這裡居住了。而現在,他回來了,泡著這包本來是留給下一屆學徒的茶包。

 水慢慢燒開了,水蒸氣化做細小的水滴附在玻璃上。

 熱水壺運作的聲響蓋過了浴室傳來的水聲,不知為何使煌感到一陣安心。

 玻璃上,一滴過大的水珠抵抗不住重力而沿著玻璃壁流了下來,連帶帶走了許多原本自由的細小水滴,然後落進了壺底的熱水裡。

 運作的聲音漸漸小了,屋子裡終於歸於寂靜。煌把熱水倒進放有茶包的杯裡。

 等待了一會,煌嘗了一口茶。

 恩,沒壞。

 然後才把熱水倒進另一杯裡。

 不知道什麼時候,零出現在他身前,正用脖子上的毛巾擦著頭髮。

 「要吹風機吹頭髮嗎?我找一下。」

 煌問零。

 零搖了搖頭。「你在泡茶嗎?」

 「嗯,我們到客廳去吧。」

 煌端著茶,兩人來到了客廳坐下。

 「不好意思,臨時沒有東西配。」

 「沒關係。」

 煌望著零啜了一口茶。「應該不會在這裡待很久,我明天會去風峽一趟,然後我們就到鏡島找伊絲。先將就一下。」

 「將就一下?」

 「嗯,我的很多行李都留在星湖了,現在屋子比較簡陋。」

 「為什麼會在星湖?」

 「兩年前,為了學習水魔法,我搬到了星湖,之後就很少回來這邊了。」

 「你很久沒和你的老師見面了?」

 「嗯,上一次見面是一年前的事。」

 煌回答。「那時候他要我到心之庭去觀摩一場死之幻化,他兒子的。」

 「恩。」

 也是因為這樣,我才能認識妳。這句沒說出口的話,彷彿就像自己模糊成一片的心。

 兩人之間一片沉默。

 「不好奇為什麼嗎?」

 終於,煌開口問零。

 「為什麼要好奇?」

 「嗯……因為好奇,才能得到答案吧。」

 零沉默了一會。

 她在思考嗎?又在想些什麼呢?

 這是煌注視著零的側臉時心中的想法。

 「這裡是你的家嗎?」

 「大概算是吧,一半一半。」

 「那你覺得,回到家,有什麼樣的『感覺』?」

 「……我不知道。」

 零朝煌轉過頭來。「為什麼你會不知道?」

 「應該是因為一下子發生了太多事情了吧,沒有什麼回家的實感……總覺得自己還在旅途中。」

 煌回答。「零呢?上一次回家是什麼時候?」

 下午的陽光穿過了窗戶,照在兩人身旁的地板上。

 「我不知道。」

 零搖了搖頭。

 

目錄

下一頁


 

/22000000

  • 0
  • 60
  • 2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