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記》

摘錄 2012 征人與桃 2013 魁北克春
2013 紐約冬 2014 南歐夏 2015 關西夏
2016 伊豆夏 2017 西德 2018-2019 台北/倫敦

摘錄

1. 人和人之間的界線是人創造出來的,因此沒有非得存在的必要。

2. 受不了東京的都市豔陽,我也害怕那種汗流浹背卻又無處可逃的感覺。

3. 我已受夠了背包旅行的那種近似夜店的短暫的狂喜與悲傷。

4. 正如旅途中的白日與黑夜,來的快去的亦快。如果肉體的動作是生,靜止意謂著死亡,那對我而言獨自旅行就是在生死之間徘徊。

5. 即使知道了名字,沒多久便會離開,又何必苦苦追問呢?這是國界模糊的時代特有的憂傷,而離鄉背井的我也是時代的孤兒。

6. 二十歲的孤獨險些將我逼入了絕境。我厭倦了一個人執著活著、一個人慢慢死去、也厭倦了享受孤獨。

7. 身為一個在二十一世紀的都市間竭力徘徊的遊子,我似乎在陡然之間忘記了愛人的方法。

8. 我的人生一直很像湖裡的浮萍,過早的浪跡天涯使我的心不為任何事所動,卻也不被任何支柱支撐著。而本質上的她也許永遠也不會成為誰的什麼支柱,卻在這心中激起了難以平息的漣漪。

9. 我們即是在這樣蟬鳴蟬死的夏天裡生長的。在這夏天長大的我們根深執著的心已無從真正的獨立…

10. 想沉溺在擦乾眼前少女淚水的溫柔之中。然而,現在我們都不再需要解答,也已失去了解答。

11. 凝視著爐火,我的心稍微暖了起來,但我的手指和手臂真是凍到不聽使喚,即便用熱水沖了很久還是感受不到溫度。

12. 於是我一個人走在我慣常走的雪橋邊,看著被雪覆蓋的船隻和港,靜靜的和蒙特婁道別。

13. 巴士的引擎再度啟動兩小時後,我才把頭枕在窗戶邊緣,望著窗外的小鎮燈火,和眼前的流逝天空,思量著往事,難以自禁的想知道:那些雪中琉璃一般的少女們,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14. 我自認是無法在同個地方待上太久的那種人,而實際上我也成為了那種人。

15. 我常透過房間窗戶往窗外被雪覆蓋的群山望去,在凌晨的微暗中等待黎明第一道光照亮山頭,使沒被照到的山頭化為群青色。

16. 在紐約廣闊的人海中獨自行走,時常能讓我的心傳來一陣悸動。

17. 我並不是相信命運的人,若是將錯失的機會怪罪到命運頭上那一切將會輕鬆許多,也正是因為怪罪自己,所以我時常感受到打從心底發出的孤獨。

18. 停車場不遠處便是通往白色平原的公路,樹葉凋零的差不多的林子佇在公路兩旁。回頭一望,山丘上除了佇立的我們之外,也不見任何人。

19. 跨出腳步,我由街燈在雪地上所描繪出的光暈邊界,緩步走到另一盞街燈的微溫所能觸及的邊際。再度踏入雪中,夜晚再度清晰時,我抬起頭來,望向夜空。

20. 我人生中的送別往往是在機場。使我相信在機場告別比在碼頭或車站來的難多了。因為在安檢處分別後,對方還得經過長長一條道路才能找到登機門,若是班機延誤,又或許還得在陌生的旅人間焦急的等候……若是反悔了,也不能回頭下車或下船了。

21. 沒有誰的人生不是充滿遺憾的,差別只在於有沒有察覺,以及察覺後後不後悔而已。

22. 盼望事物長久存在反倒是一種不真實的情感,而美麗的悲劇往往伴隨這不真實的情感到來。

23. 在地圖上移動的距離會影響人對時間流逝的感覺,從威尼斯到佛羅倫斯的那班夜班火車上,我覺得自己像是過了一輩子。

24. 只要桃花仍在這世上生長凋零,便能再找到人面。

25. 我們都活在他人所想像出來的世界裡,宛如夢境一樣。察覺後卻無能為力的人,便也只能借由做夢感受活著。

26. 那樣微小且易逝的夢……不僅在夜裡,也在白日一次次與人的邂逅間。

27. 清醒的時候我時常想死去,但夢中的我卻總在逃離死亡。

28. 五月的海水依舊很是冰冷,水性甚佳的我也有點難受。吸氣、閉氣、吸氣、閉氣,泥沙使我的眼睛刺痛,卻也帶來了生之喜悅。

29. 人生中的昨天、今天、明天……那時我真想像鳥一樣飛,像風一樣吹。我能在海中像魚一樣游泳,也能在雨中獨自行走,卻不能飛。

30. 我學劍並不是因為我想相信某種信條以作為活下去的支架。我喜歡在後院空揮,勝過在道場裡對練。夜空下揮劍往往能洗清我心中的邪念──不是愛慾,而是斬斷自己對過去與未來的想像。

31. 來了到旅館附設的老舊澡堂洗把臉,京都的夜從高處透氣的窗戶進來。

32. 人為什麼要分離呢?又為什麼會自殺呢?妳問我。那就像風要吹動一樣呀。我想如此作答。

33. 避死的人,最終便會想死,追求安穩的人,最終必會失去安穩,期盼自由之人,亦會失去自由。這便是人。

34. 人類總在現在規劃未來並試著把眾人帶往好的地方,而這正是導致地球毀滅的元兇。

35. 現代東方人以說話直為美德。我們追求眾人眼中虛偽的誠實的美,卻不見淤泥之蓮的美。

36. 要讓花朵綻放,醜陋的過程是自然的。因此困惑也是美的一部份。

37. 舞台或螢幕裡的虛幻之花並不真實。因為我們往往選擇忽略沾上的血跡,或是忘卻某種重要的本能。

38. 我想要誠實的面對世界,因此我把整幅畫毫無保留,也不上色的展了出來。染上的淤泥不也是一種盛開的必然嗎?那不必盛開了吧。

39. 故事之所以在這世代存在,是為了填補人們心中的裂痕。可是死並不是唯一的悲劇,活著也不會是喜劇。這份裂痕就在那。因為如此真實,於是如此孤獨,便也如此。

40. 在台北的人群裡行走,時常感到一股近似沙漠又似雨的漠然與痛,然而瞥見你的身影,便又重拾了呼吸。

41. 她看透的眼眸使我感到些許孤獨,卻也感到自由。

42. 電影或戲劇裡的人的時間總是停格在結局的剎那,因此喜劇可能存在。然而這世界裡的時間從不停止進行,美好的結局總有一天也會分離。因此嚴格來說,其實這世上只有悲劇,沒有喜劇。

43. 如果人總得在這部名為世界的電影裡選邊站的話,那現在與以前的差別只在於這齣喜劇從少數人的喜劇,變為多數人的喜劇而已。

44. 在這齣復仇喜劇裡,過於誇大的兩道聲音互相以怨抱怨,為了在觀眾眼裡留下印象,借由虛幻的台詞與描繪童話般的世界來把事情導向所謂正確的方向。若要復仇,便得選邊站。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

45. 壓縮他人的自我可以帶來驕傲,卻並不能帶來自由呀。

46. 或許我的本質,或許眾人的本質都是孤獨的,而這件事,究竟是好是壞?

47. 我很想和過去的自己和解,可是倔強的他一直不願意點頭。

48. 人心裂開之後都有強迫自己相信善惡分明的傾向:只要遵循規則,就能得到快樂,並把過去的傷痕歸罪歸檔。

49. 堅信的笑容是會使人流淚的,甚至會使人死去的。世上有人會因為我而悲傷,那對我而言真正的快樂就不存在。

50. 我總是過著試著相信別人,想與這世界和解的日子,這份孤獨正來自於此。

51. 許多人以為自己已了解了這個世界,卻不願意試著去了解這個世界呀。

52. 會不會哪天自己也遇上悲劇?沒有遇上悲劇,是否意謂著我有義務為自己還活著感到幸福?

53. 因為弱小而武裝自己 相信他眼中的世界 或向人描繪世界的模樣 都不如去了解這個世界

54. 這世紀我們走入了一場不會停的雨。無論撐起傘,還是躲到屋簷下,雨都不會停。

55. 皆大歡喜的喜劇或許不存在,但值得改變結局的悲劇卻有。

56. 我覺得,或許我們就是自己的歸屬……我們就是這世界。

57. 唯一真實的就是此處的我,以及此刻讀著的你。


 

/23000000

  • 0
  • 3
  • 28,465

© 2019 Nero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