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聽說海很快就會淹沒陸地了。」

 「是嗎?那或許是一件美事呢。」

 月下,有兩粒緩緩飄落的雪。

 「我寧願掉到海上。」

 「你不喜歡陸地嗎?」

 「我喜歡森林和草地。可是,有多少次真能落在陸地上?還不是屋頂、電線杆、汽車,還有骯髒的人類身上!」

 「好像也是。」灰色的雪回答。「咦,你不喜歡人類嗎?」

 「人類自私又怕死。」白色的雪說。「有一次我落到一座島上,看見一個人類為了活下去而吃了另一個人類;還有一次,我落到一條巷子裡,看見另一個人類殺了另一個人類,搶了他的錢,只為了活下去。後來,又有另一名拿著槍的人類衝進巷子,『砰』的一聲殺了他。」

 「人類都很愛活。」灰雪說。「那也是不得已的事,你以後就會懂了。」

 「他們怎麼不愛死呢?」

 「好像也是。」灰雪說。「我也不清楚。」灰雪想了一想。「不過,幾年前的一個晚上,我落在一名人類的遺骸上──」

 「說來奇怪,那時我快要著地了,原本看準會落在一條沒人的馬路上,突然卻有個人類從屋頂上跳了下來。他掉下來的速度比我還快,從我旁邊咻的一聲經過,接著我被他還留在半空中的眼淚撞到。他砰的一聲著地了。」

 「我和眼淚聊天,眼淚告訴了我他的故事。因為他是個殺人犯,所以他死了。其它人類因為他殺了人所以都不跟他玩,只想殺了他。只有小孩願意跟他玩,所以他就著地了。」

 「原本想再和眼淚繼續說話,但太遲了,我們很快著地。我們落在那人融化之後的紅色暖暖的水上,然後我馬上就融化了。」

 「那他怎麼不繼續和小孩玩呢?」

 「我也這樣問眼淚。」灰雪回答。「眼淚說,小孩都長大了。」

 白雪在空中顫抖了一下。

 「這一次我們會落在哪呢?海嗎?」

 過了好一會兒,白雪才問。

 「我也不知道。」灰雪回答。「不過,既然陸地還沒被淹沒,我想應該還有時間吧。」

 

 灰雪和白雪就要著地,它們是最先抵達陸地的雪。

 一名人類女孩首先注意到他們,她驚訝地抬頭望向天空。

 接著,所有陸地上的人都抬起頭了,驚訝的神情就像小孩。

 

 

寫於2016.夏.伊豆列車上

 (2019.自由時報副刊)

攝影: Nero Huang '台北青雨'
攝影: Nero Huang '台北青雨'

 

/22000000

  • 0
  • 60
  • 25,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