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公德心!台北車站捷運這『慘狀』網傻眼怒譙:第一次看到…」

〔即時新聞 2021/05/08 👁202479〕台北捷運乾淨程度讓許多外國遊客都驚嘆,不過,就有網友拍下捷運燈箱廣告遭人亂塗鴉、寫字後的慘狀,讓他感嘆搭捷運這麼多年,第一次看到這種畫面,更怒批「公德心不好攜帶嗎」。

據臉書粉專「公社」,一網友PO出照片,台北車站捷運站的一幅大幅補習班廣告,被人用藍筆在上面亂塗鴉與寫字,讓拍下照片的該名網友表市「搭捷運這麼多年,還真的第一次看到這種畫面…」原PO在貼文說道「清潔人員看到會哭吧,為什麼要這樣糟蹋捷運,公德心很不好攜帶嗎」,強調自己已拍下照片和通知班站長,以利後續依相關規定處理。

網友看到後,卻出現意外的小插曲,因遭亂塗鴉之廣告為知名補習班台大文理補習班,而有人以為是其它補習班眼紅所致,重點是照片遭到塗鴉的女學生,留言回覆「這女的看到會想哭吧」,「第一眼看到以為是哪個歌手,蠻有料的耶XD…」;而其它的網友則回應表示「天啊!引以為傲的台灣捷運啊!」、「沒水準,沒家教」「捷運都有監視器三寶一定會被抓到」、「求神人肉搜出來」,也有網友認為「看起來就不是台灣人畫的」。

😡2056 👍1385 😮559 網友回應14

 

  這座島上每個人都曾做過在腐爛以前,改變環境的夢──但也僅此而已。

  你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人回憶的方法就像雷打在颱風夜裡,能在一瞬間回到發生的那一刻,精準有如電閃。而與那段記憶相連的未來與過去,卻要等數秒之後才如雷鳴般響起……開始在腦海中擴散。

  電閃的那一幕最能吸引眼球,也是唯一需要被拍下的一幕。如果趕到現場時血已經流乾了,那就再在傷口上灑鹽。海平面以下的冰山並不重要,畢竟這是一個網友爆料比客觀分析多三十倍以上點閱率的時代啊。

  聽著自己的心跳緩緩緩下來,注意力慢慢的從公司網站上的即時新聞轉移,恍惚間她發現:如果要以自己的人生為題材寫下一則報導,恐怕只有等她死去時吧。

  前提是:如果她的死法值得被報導。比如被老師誘姦自殺、在軍中被長官體罰至死、又或是學柔道在七歲時被教練與學長摔死等等。

  當然最近,有了另一種上台灣新聞頭條的方法:死於新冠肺炎。

  深深的將一口氣吸進肺裡,螢幕前的黃芝渝把視線轉向台北的夜,窗外黑色的101籠罩在白茫茫的霧中,讓人聯想起火災現場,而在這陣濃煙般的霧裡唯一清楚的是辦公樓層少許幾盞還亮著的的燈。

  好像太平洋深處的微光──那一艘艘漁船為了告訴所有人「我在這裡呀!」而亮起的舷燈。

  ──再度深呼吸,把那影像趕出腦海裡。儘管還有篇文章在等她,她覺得自己今晚恐怕再也沒有心情寫下去了。

  扭了扭肩,左手按了下痠麻的頸動脈,右手拿起被咖啡徹底染色的馬克杯,黃芝渝從桌前起身,往廚房的方向前進。直到一腳跨出房門外,她才想起手機丟在床上沒拿。

  她很想告訴自己今晚電話不會響起,但一向神準的直覺卻給了她相反的答案。

  舉起手──把扎進眼裡的睫毛弄出來之後,黃芝渝選擇繼續往廚房前進。

  打開廚房的燈,狹窄的空間在眼前顯現。把一小時前泡的即溶咖啡倒進水槽,咖啡殘液濺的到處都是,像血跡。打開熱水壺蓋、打開水龍頭,只裝了短短一秒的水便把熱水壺擺回座檯上。

  因為加熱而產生的氣泡從熱水壺底部快速上升,不停的翻來覆去,翻滾迴旋,買高級玻璃熱水壺時聽信了網路募資計劃能徹底淨水殺菌的謊言,換來的卻是每天早上等熱水的焦躁。其實根據她後來的研究,水到了沸點以上能存活下來的細菌根本沒多少。為了把上班遲到的次數至少控制住,幾年來她等它到沸騰的次數根本也沒多少。

  壺裡小小的龍捲風暴很快就停了,她多希望自己沒能實現的、沒能找到的真相與記憶,也能就這樣消於無形。

  也許至清無魚──就像越赤裸的用字遣詞越容易使讀者相信報導的內容是真的。聽著水被加熱發出的聲響接近沸點漸漸歸於寂靜,黃芝渝望著從壺蓋洩出的水蒸氣恍惚的思索著。至少又一次的學到了不輕信他人的教訓──

  但那也不會就使謊言得到正名。

  想到此處,她終於確認夾雜在熱水沸騰聲中的雜音不是耳鳴,也不是加熱的核心元件終於快壞了,而是房間裡的手機正在響著。

  果然啊。

  按摩眼睛兩側,滋潤了一下乾到不行的雙眼,然後才瞥了一眼微波爐上的時間:21:21

  悠閒的把完全沸騰的熱水緩緩倒進沒洗的馬克杯裡,讓水慢慢淹過馬克杯內側那一圈咖啡痕跡──

  在殘跡稍微溶解的過程之中,手機果然停止了穩定的像是死神來敲門的震動。取而代之的是聽起來像救護車的鈴聲:一連串響起的Line訊息通知。

妳到家了嗎?

有場火災在你家附近

很重要

我跟雅軒姐已經在路上

不過主管可能會請你做 離你家很近

高機率會有死人 死了就會是明天頭條

  「shit!」

  把才剛拾起的手機以迴旋式的手法甩回床上,黃芝渝拿起隨手擱在書桌上的馬克杯,但她還沒來得及坐下,沒握緊的就從她的手中滑落──

  是剛入公司一年的新人,因為誇大寫實的寫作風格而被公司寄予厚望。

  翻倒了。金黃色的液體從杯緣不停流失。

  是那種她寧願自己的屍體如魚一樣永遠沉在海裡,被鯨魚吞掉或被水壓分解成海洋雪,也不要被他寫成新聞的報導風格。

  抽著衛生紙,試著止住不停擴散的柚子茶。躺在床上的手機卻再度震動了。沒有猶豫多久,她還是選擇拿起了手機。

是防疫旅館的火災😉

  她不曉得在這條最後傳來的訊息加一個😉的用意是什麼。是想向她示好?還是出於某種因為知道她必定無法不管這則新聞的某種男性自以為?

  不管怎麼樣,她知道黃芝渝今天晚上能好好睡在床上的機率,比明天台北突然下雪上頭條的機率還低了。

  雨中,熟悉不過的鳴笛聲透過模糊的計程車窗傳來,和往常不同的是,這次她很清楚救護車要開去哪。

  單手在空白的搜尋欄快速鍵入「防疫旅館 火災」的同時,手機螢幕上自動跳出了她多次搜尋過的關鍵字。

  ──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次到火災現場了。

  望著救護車的紅燈漸行漸遠,她想陷入沉思,卻無法停止思索放棄的東西。

  不曉得現在是不是也有人在遙遠的海上困著。是在船艙裡看著電視入眠,還是和她一樣準備面對未知噩夢一般的現場。

  不停重新整理,出現的結果卻只有幾十年前火災旅館重建成商場和消防員為主題的偶像劇。

  一定有人此刻正在流血吧。

  隨著計程車在街道上奔馳,窗上台北的夜不停的流逝…─在這種時候,唯一的光源便是她的手機與便利商店的燈。

  ──那些相信能憑一己之力改變世界的日子遙遠的好像海上夢境。

 

妳到了嗎

到了我會說

你們到了也跟我說

 

  前男友曾經這樣問過她:如果明天就要離職,那妳今晚會做什麼?她當時回答:大概會寫篇文章痛罵老闆吧。

  「但會影響到你的下一份工作吧?你下一個老闆一定會回去問你前一個主管,你在這圈子不就黑了。」

  「想是想罵啦。」那時她說。「但我也知道現實擺在那。」

  那時的她沒有離職,N也沒有等她。但那時所謂擺在那的現實,現在似乎已經如霧般可有可無的消散了。不是因為現實改變了,而是因為今天她已經不想再試了。

  也許這是一座拒絕改變的島。

  手機螢幕上重新整理出來一則新的結果,職業病使她馬上就注意到了。

  即使戴著口罩,也馬上嗅到了獵物的氣味,敏銳的目光在幾秒內掃瞄分析了影片標題、縮圖、長度秒數──

  ──不是影片,是直播!

  呼吸有點急促的的她立刻察覺了。螢幕顯現的是從高樓窗戶向下方空拍的、被白色濃煙燻糊了的影像。至少兩輛消防車停在街道上,移動的白色模糊物體是躺了人的擔架──

  「…但是這應該不是誤報,不知道是要坐電梯還是什麼…」

  一名中年男子的聲音透過螢幕傳來──

  「…越來越多的消防車來了…」

  「…我也不知道是能跑還是不能跑,怕跑出去又要叫我們罰錢了…」

  「…但是不跑,我們會不會死在這火災當中呢…」

  沒有SNG車,也沒有攝影機──

  「…第一次…看到火災,甚至是在火災現場的上方…」

  中年男子嗆到咳嗽、令人不安的話聲被濃煙蓋過。影片看起來不是假的。她馬上利用app開始下載影片備份。

 

我們下交流道在等紅燈 快到了

你到哪

 

  「小姐,558號在前面,啊我車過不去了,前面好像是有火災……」

  計程車司機困惑的聲音從前座傳來。

  「不用找了。」

  把公司支出的二張鮮紅的百元鈔票遞給司機,黃芝渝開車門的同時把腳跨出車門,快速的下了車。

  華廈頂樓冒出的濃煙把夜晚燻成了死白,空氣裡傳來了吹風機捲入頭髮燒掉時那種令人難受的焦味。

  把記者證戴上脖子的那一刻,黃芝渝抬頭望向天空。

 

原來雨並不大

 

  「…如果要跑老闆應該會敲我們的門吧…」

  「…不會他自己先跑了吧…」

我到了

  撥開頭髮戴上半邊的耳機繼續聆聽,將隨身的小相機準備好拍照,她獨自朝黑夜伸出火舌的大樓前進。

 

上一頁

❄️下一頁

 

© 2024 Nero Huang 黃恭敏. All Rights Reserved. 網頁設計: Nero Huang 黃恭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