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o / 黃恭敏

在 2019 冬 寫下:

溫柔的反抗吧

然後仰望天空

順流而下不是一種必然

給我你的手,我們一起改變這流向

11.18


10.26

今天走在沒有顏色的街上,從一棵遮天大樹下經過。
一陣風起,穿過殘缺枝葉半遮的天空而來,
響起私喃細語...窸窣、以及脆裂的聲音,
這才想起殘缺是一件完美的事
以及遠方的你

一片什麼也沒有的平原
唯一的慰藉
與疑問


10.22

前幾天無聊Google自己的名字「Nero 黃恭敏」,第二頁冒出了個簡體新聞網站。心想:原來已紅到中國──仔細一看標題,這不是我的作品〈征人與桃〉嗎?

該新聞網站的簡體標題是這樣寫的:「自在副刊:Nero 黄恭敏/征人与桃」

「自由副刊」變成了「自在副刊」,征人與桃化做了征人与桃。不只如此,點進該山西新聞網站一看,連文章內文都幫我在地化了!先來看看〈征人與桃〉的原文開頭:

「你很適合穿軍裝。」
出征以前,她對我說。
「不擔心我會死嗎?」
「不會。」
最後一次整理了我的衣領,她把手放在我的胸膛上。那沉著的神情,彷彿即使此刻天空塌了下來,她也不會有絲毫動搖。
「你的心跳強又很穩,感覺會是活很久的人。以前我聽了很多次。」

再來看看简体和谐版:
「你很合适穿戎衣。」
出征之前,她对我说。
「不忧郁我会死吗?」
「不会。」
末了一次整理了我的衣领,她把手放在我的胸膛上。那镇静的神色,似乎纵然如今天空塌了下来,她也不会有涓滴摇动。
「你的心跳强又很稳,觉得会是活良久的人。之前我听了很屡次。」

(涓滴這詞翻譯的不錯!)
這不是第一次我的作品未經同意被轉載到中國網站,先前就連《倫敦》的內文也被「進軍中國」。還是要聲明,轉載可以,請事先經過作者與版權所有者同意,以免觸犯法律。不過這次如此用心的在地化,倒也少見😅


10.20

我的人生和嚴酷的冬天離不開:2013年冬天在紐約留學時我遇上了維基百科留下記錄的極寒北極氣旋,2014冬天轉學至波士頓後又遭遇該城有記錄以來最冷的暴風雪,當時的零下二十度與跌進兩公尺深雪凍傷黏住的手指,依舊深刻。

我的青春幾乎沒一個冬季能在溫暖氣候中渡過,而馬上到來的這個冬天亦將在倫敦渡過。天氣預報說2019冬天將是倫敦六十年以來最冷的冬,這個月雪就會降下來了。打字的此刻,窗外也飛著冷雨、行人的傘被吹歪、看不出來是白天的白天在下午兩點半進行著。

究竟當初是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道路呢?台灣不冷的十度冬,與英國零度的雨中間,我所捨棄的十度C,得到的是什麼?……繼續閱讀


09.03

〈征人與桃〉在自由時報副刊刊登了!

這篇短篇見報以後,有讀者問: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後來我去了紐約留學、沒多久轉學至波士頓,後來又轉學至英國、走遍歐洲、日本、去到北非、在義大利被警察逮捕、在東京遭遇黑幫……這一切,都是為了尋覓那桃花源的答案。

在安道爾之後我走遍了海角盡頭,並且將天涯的模樣與真實的浪跡,寫成了一本《旅記》。

寫給想去遠方的少年少女、寫給去過那裡的青年、寫給背包客、寫給留學生,寫給徬徨的天涯人與嚮往淪落的人,寫給因為虛構而擾亂真實的人,寫給無鄉的自己,也寫給即使失去桃花源,還願意冒險的你。

希望這本書能在今年出版,與你見面。在這謊言變作真實、真實幻化成謊言的世界裡,坦然地向你說說我在這世上的事。


08.27

〈知道嗎?一座海的藍〉刊登了!點此前往自由副刊版面!

這篇是選自我的長篇小說《倫敦》的文章,小說全文敬請期待全書出版!

欲知更多消息及出版資訊,歡迎大家追蹤我的粉專IG


08.23

我的首部長篇小說《倫敦》的內文摘錄〈知道嗎?一座海的藍,不是同一種藍〉將在8/27號自由時報副刊刊登!


08.22

我的攝影作品集《京夏雨》部份公開了!請到我的個人攝影網站「Nero Huang」看看這京都的夏天!

《京夏雨》


05.20

我的極短小說系列《風花雪月》中的〈雪〉今天在自由時報副刊刊出了:

點此前往自由時報《雪》的版面!


05.19

你能想像嗎?某個人在夜深時走進店裡,偶然看見排行榜,起了想看書的念頭。掃視「文學小說」一排,只見「致富」、「工作」、「強」、「野心」、「金流」,卻沒有任何故事可讀。

還能想像嗎?一個小孩隨著父母走進店裡,雖然個子還不夠高,甚至搆不到書架,卻想看看「童書」區有什麼好玩的書──「有錢人」、「醫生的照片」、「東宮」……繼續閱讀


05.16

我的極短篇〈雪〉下周一將在自由時報文學副刊刊出!


 

/22000000

  • 1
  • 3
  • 25,496